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我有无数锦囊 > 第十八章 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少顷。

    身着紫袍的祝松律洒然而来,见礼道:

    “拜见城主大人。”

    老贼,原来就是你在害我……李玄视线落在老头身上,脑海中回想关于祝松律的资料。

    祝家之所以能在玄武城成为一霸,与黄沙门有着莫大的关系。

    祝松律的师父,其实就是黄沙门某位位高权重的长老。

    黄沙门要出售任何物品,都是经由祝家一手包办。

    可以说,位于西漠深处的黄沙门,在俗世的代言人,就是祝家。

    祝松律有黄沙门撑腰,野心急剧膨胀,一直有霸占玄武城的野心。

    思绪纷呈间,李玄虚抬了下手。

    “免礼。

    赐座。”

    祝松律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清癯的面孔上堆着笑容,恭顺道:“祝某身体抱恙,久病在床,一直未能前来拜见城主大人,还望城主大人莫怪。”

    说罢,祝松律用眼神示意随从。

    一个青衣小厮走上前,将一个锦盒呈递上来。

    李玄没有去接。

    鬼知道有没有危险。

    瞥了眼身旁。

    左青牛双手笼在袖子里,眼皮直打架。

    李玄真想一枪崩了这个浓眉大眼的懒货,轻咳一声道:“左大哥。”

    左青牛这才回过神来,憨厚一笑,接过锦盒,打开来。

    李玄看到盒内装着一张陈旧泛黄的纸,朝下那面似乎有墨迹。

    “这是?”

    李玄看向祝松律。

    祝松律呵呵一笑:“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

    李玄没有动手,修长的手指摩挲虎头,身子向后靠,漫不经心的冲左青牛道:“拿出来给我看看。”

    左青牛双手夹住纸张,翻个面,摆在李玄的面前。

    李玄定睛一看,眼眶不由得放大一圈。

    祝松律见此,眯眼笑道:“这是始皇帝的真迹,上面的奇异文字,到现在都没有人能解读。”

    李玄嘴角抽了抽。

    纸张上,赫然写着一排排……

    汉字!

    没错,还是简体汉字!

    “枪支和大炮准备得十分充分,藏风部落已经被我的大军围困,接下来就让你们这些土著领教一下热武器的厉害。桀桀桀,土著们,在枪林弹火的洗礼下瑟瑟发抖吧!”

    “那个老家伙随手扔出一个火球是什么鬼?我的亲娘哎,难道这是一个魔法世界?”

    “法爷永远是你大爷,但老子是吃鸡王者……”

    “好吧,我的数理化全白学了!”

    后面还有字迹,模糊不清。

    应该是沾染了水渍。

    但看得出来,这是始皇帝的日记,记述他第一次遇见超凡者的经历。

    李玄收敛心绪,没有多少情绪流露,目光一扫就抬起头来,望向祝松律。

    “这件收藏品,价值很高。”

    李玄波澜不惊的点评了下。

    见状,祝松律表情里闪过一丝惊异。

    要知道,与始皇帝相关的任何物品都让人疯狂,有市无价。

    尤其是始皇帝的真迹,含有千古未解之谜,更是万年不衰的珍藏品,让人趋之若鹜。

    李玄的反应太过平淡,让祝松律一时间把握不住李玄的脾性。

    这时,李玄嘴角一牵,随口问道:“祝族长身体可好些了?”

    “还是老毛病,毕竟年纪大了。”

    祝松律笑了笑,接着话锋一转,“不知城主大人召我前来,有什么吩咐?”

    李玄也笑了笑:“没有什么吩咐,只是近来本城主对锻造宝具格外感兴趣,而祝族长是城中最好的宝具锻造师,故而请你过来交流一二。”

    祝松律顿时一脸惶恐,低头道:“祝某与有荣焉,一定知无不言。”

    李玄略默,问道:“那本城主就直接请教了,宝具锻造师是不是只能锻造结构简单的宝具?”

    祝松律酝酿了下,笑道:

    “不是绝对不能,而是极难成功。

    首先,宝具分为两种:

    一种是由武者锻造而成,一般都是一次性使用;

    二是自然界中孕育的异宝,一般都可以多次使用,并且具有可恢复性。

    事实上,大多数宝具都是由异宝改造而成。

    正因此,要锻造结构复杂的宝具,除开需要极高的锻造技艺,还需要超凡物品的支持。”

    李玄抬了下眉头,“超凡物品?”

    祝松律:“这是始皇帝的说法,指的是某物事物与元气凝结为一体,所形成的特殊物品。比如,妖魔身体某个部位,自然界中某些宝物。”

    李玄心头明了。

    简单地说,就是炼制宝具的材料。

    宝具可以用自身元气锻造,也可以用超凡材料来改造。

    其本质都是运用无所不能的神奇元气。

    “使用超凡物品锻造宝具,有个好处,那就是增加使用次数。”

    祝松律停顿了十几秒,方才继续说道:“其实,并不是宝具的构造越复杂就越好。很多宝具,构造极为简单纯净,却威力无穷。”

    他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

    状若一元硬币,造型古旧,表面雕刻繁复而美丽的图腾,像是一个燃烧的太阳。

    李玄身子微微前倾。

    祝松律抚摸着硬币,叹道:“这件宝具名为‘烈阳圣徽’,其本体只是一块兽骨,但某位修炼日之呼吸的武王,聚敛磅礴的太阳元气,灌注进兽骨中,便锻造成了强大的宝具。

    据史料所载,八百余年前,这枚‘烈阳圣徽’发动后,所爆发的力量,如同太阳神发怒,瞬间摧毁了一座人口超过千万的巨城,方圆万里化为焦土,并且在之后数十年寸草不生。”

    李玄心中一凛。

    他的神色保持平静,手指动了动,饶有兴趣的问道:“祝老手里这枚‘烈阳圣徽’,还余下多少威能可用?”

    祝松律捋须一笑:“这件‘烈阳圣徽’早已能量耗尽,只剩下一点余热,佩戴在身上,能保持身体温暖,缓解一些寒疾而已。”

    李玄没有尽信,默默施展天子望气术。

    目光一凝。

    就发现那枚硬币在持续不断散发出热量,甚至他隐约能够感受到那独特的温暖和纯净。

    一件报废的武王级宝具,时隔八百多年,依然如此神奇。

    李玄略默,“所以,祝老认为锻造宝具的根本,其实主要取决于自身的修为,是吗?”

    祝松律点点头:“自身修为越高,锻造技艺会随之提升,对各种超凡物品的掌控也越好。

    毕竟,许多超凡物品具有极大的危险性,一般人触碰不得。”

    李玄心头了然:“祝老有没有锻造过子弹?”

    “子弹?”

    祝松律愣了下,哑然失笑,“这倒没有。子弹结构复杂,锻造难度太大,锻造师的修为至少要达到……六阶武者,但六阶武者完全可以锻造出更厉害的宝具,谁又会白白花费心血去锻造子弹呢?起点高,成本高,太不划算了。”

    李玄点了点头。

    他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稍微停顿了几秒,轻声一笑道:“多谢祝老指点迷津,本城主获益良多。对了,祝老慧眼如炬,以为本城主如何?”

    祝松律明显露出三分谨慎之色,看了看李玄,缓缓道:“城主大人少年英才,乃人中龙凤。”

    李玄:“秋不平觉得我不配占有玄武城,你觉得呢?”

    祝松律面皮紧绷,低头道:“城主大人的家事,祝某不便置评。”

    李玄:“怎么?西陇领主将玄武城赏赐给我,你不认同?”

    祝松律这才察觉到自己失言,连道:“领主大人裁断英明,玄武城乃是城主大人囊中之物,任何人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这话听着不错。但本城主,不敢苟同。”李玄嘴角一挑,话里忽然多出些许机锋意味。

    恹恹不振的左青牛,不禁斜了斜眼。

    祝松律怔了怔,旋即低眉顺眼笑道:“请城主大人赐教。”

    李玄抬手指了指天:“在本城主看来,一切都是天意的安排。本城主命中注定富贵,注定不凡。小小的玄武城,我根本没有放在眼里。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任何与我为敌的人,都是在违反天意的安排,注定要受到天罚!”

    祝松律目瞪口呆。

    左青牛翻了个大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