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我有无数锦囊 > 第二十四章 让子弹飞一会儿
    紫斑毒蝎一扑而来。

    两只巨大的钳子,冲着祖干交错夹击。

    “呔!”

    祖干一跺脚,整个人拔地飞天。

    然后。

    犹如一块陨石俯冲而下,砸落在紫斑毒蝎的后背上。

    祖干仿佛一头暴熊,双拳并用猛烈攻击,狂暴的力量砸得紫斑毒蝎背部甲壳直冒火花。

    冲击力穿透紫斑毒蝎的身体,砸得街面大面积皲裂,周围的建筑物左摇右晃。

    武者与妖魔的战斗,破坏力极大,一场战斗下来,可能整条街都要毁掉。

    “嗷!”

    祖干的攻击显然激怒了紫斑毒蝎,那条尾鞭往前一点,劈头盖脸打向祖干。

    “兽之呼吸·暴熊守护!”

    祖干体表涌现一头暴熊虚影,那是他的气血护罩所化。

    尾鞭一点而来,蜇在了暴熊虚影的胸口。

    嘭!

    伴随着一声沉重的闷响,祖干整个人倒飞出去,一下飞出数十米远,身体在地上滚了不值多少圈才停下来。

    一路滚过去,所过之处,青石铺成的地面全部炸裂,被破坏的不成样子。

    尾鞭有剧毒。

    守护祖干的暴熊虚影挨了一下,像是奶油般融化开来,显然遭到了剧毒腐蚀。

    祖干爬起来,忍不住咳出一口鲜血,脸色迅速变得煞白。

    他却顾不得这些,急忙鼓动气血之力,将紫斑毒蝎的剧毒排斥在身体之外。

    所有人见此情形,不禁心神震动。

    兽之呼吸武者,力大无穷,狂暴野蛮,但在真正的妖魔面前,却没有占到一点便宜。

    “这头九阶紫斑毒蝎,实力堪比一阶武师,祖干打不过。”

    倪鸢轻轻低语。

    李玄心头迅速明了,这头紫斑毒蝎,恐怕只有倪鸢能压制。

    难怪卢思明敢当街闹事,他所依仗的,就是这头紫斑毒蝎。

    李玄嘴角微挑。

    笑容充满玩味。

    都说天子望气术能够观察到对手破绽和弱点,李玄此前多次尝试,发现这门武技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奇。

    比如,刚才李玄仔细观察紫斑毒蝎,完全找不到这头妖魔的弱点在什么地方,其甲壳覆盖全身,比老乌龟还要硬气,哪有破绽?

    直到紫斑毒蝎用尾鞭蜇了祖干那一下。

    李玄目光一闪,视线徒然落在尾鞭尽头的蜇刺上。

    蜇刺这个地方虽然是最坚硬的地方,但在喷出剧毒那个瞬间,蜇刺会打开一个小口,暴露出里面的软体组织。

    就像是人张开了嘴。

    也就在紫斑毒蝎释放剧毒这个瞬间,蜇刺是无比柔软的。

    思绪纷呈间,紫斑毒蝎冲向祖干。

    “祖干,你毒杀师父,罪大恶极,受死吧!”卢明思咧嘴狞笑。

    紫斑毒蝎欺近。

    祖干骇然变色,连滚带爬逃窜。

    “卢思明,你个王八蛋,有种我们单挑。”祖干怒骂连连,他心里一万个不服。

    眼见祖干陷入险境,李玄默默端起无敌98步枪,瞄向了紫斑毒蝎。

    卢思明看了眼,不禁哑然,呵呵道:“城主大人,区区步枪,是伤害不了我的灵宠的,您还是不要浪费子弹了。”

    李玄深吸口气。

    扣动扳机。

    这一刻,紫斑毒蝎恰好正在甩尾蜇向祖干。

    只听嘭的一声枪响!

    接着有什么东西一爆而开,霎时间,无数血肉碎片四散横飞。

    “嗷嗷!!!!”

    紫斑毒蝎凄厉嚎叫。

    其蜇刺部位爆炸开来,连带半截尾鞭都炸飞,血肉横飞,紫色的毒血漫天飞溅。

    “不可能!”

    卢思明神色剧变,失声尖叫起来,一脸见鬼的惊愕表情。

    他无法想象,一发子弹怎么就有如此威力,要知道,那可是九阶妖魔,甲壳硬的大炮都轰不破。

    像是为了让他见证奇迹一样,李玄开了第二枪,子弹打在残破的尾鞭上,又是一声爆炸,血肉崩飞四溅,画面无比残暴。

    紧接着。

    第三枪打出。

    紫斑毒蝎整条尾鞭没了,屁股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窟窿,鲜血汩汩往外冒。

    趴在地上,兀自抽搐。

    只要再来一枪,这头妖魔必死无疑。

    “主公,饶它一命。”

    祖干突然喊道:“这头紫斑毒蝎是我师父的灵宠,请让我收服它。”

    李玄略默,收起了枪。

    然后,他转向卢思明,负手道:“在我的地盘,欺负我的人,你很有想象力嘛?”

    此刻的卢思明冷汗如雨,尴笑道:“城主大人息怒,这是我与祖干的私事,卢某无意冒犯城主大人。”

    “私事?”李玄笑了笑,“好,那就按私事处理。”

    李玄瞟了眼倪鸢。

    “明白。”

    倪鸢秒懂,当即摸了下手指上的储物戒,蓦然间,十五阶宝具“虎头湛金枪”凭空出现。

    “接着。”

    倪鸢一抬手,虎头湛金枪飞向祖干。

    祖干接住,兽之巨力灌注进虎头湛金枪,这件宝具立刻迸放出璀璨的金光,一股无法言喻的锋锐力量爆发出来,直冲云霄。

    卢思明见此,脸色瞬间白如锡纸,像是吃下了一坨屎一样难看。

    “卢思明,受死!”

    祖干腾空跃起,扑向卢思明,虎头湛金枪劈头盖脸打去。

    “师弟,有话好说……”

    卢明思三魂皆冒!

    接下来画风大变,轮到卢明思上跳下窜狼狈逃命。

    不一会儿,卢明思腾空而起,企图跳上屋顶逃跑,突然,刺啦一声响!

    就见到祖干一枪横扫,划出一道锋锐的金芒,半空中的卢明思拦腰而断,当场毙命。

    祖干落在地上,看了看卢明思,表情里浮现解脱之色。

    然后,他走到李玄面前,双膝跪倒在地,双手捧起虎头湛金枪,毕恭毕敬叩首道:“多谢主公。”

    李玄想了下,道:“这件宝具暂且留给你用,以后莫要再给本城主丢脸。”

    祖干深深动容,隆重磕了一个响头,喊道:“祖干对天发誓,以后若是坠了主公的名头,就自裁谢罪!”

    李玄满意一笑。

    如果说祖干之前是一般般忠心,为利益所驱使,那他此刻便是真正的死忠了,愿意为李玄肝脑涂地那种。

    ……

    此后数日,平静度过。

    李玄没有任何波澜再次突破,晋升为二阶武者。

    此时的他,体内遍布不死黑蚕,多如过江之鲫。

    如果你靠近他仔细倾听,会听到细微的“沙沙沙”声从他身上传来。

    这是修炼不死蚕魔功的标志,而且这种沙沙声会越来越响。

    “二阶武者……”

    李玄嘿然一笑,气血震荡,身周浮现一层灰蒙蒙的护罩。

    不死蚕魔功异常强大,晋升二阶武者就能够凝练出气血护罩,防御强度不输三阶武者多少。

    “从此刻起,我也不怕枪击了。”

    李玄嘿然一笑。

    可是,他脸上这抹笑意还没有扩散出去,就听到杀猪般的号丧传来。

    “三弟,大事不妙!”

    “汜水城大将雷老虎,率领三万雄兵前来攻打玄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