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楼诡狸 > 第四十四章 正主
    突然发生的变故,让苗云阁跟安之一样混乱,她流着泪憋着劲想质问宝马男,可是当她看到对方那张阴沉的脸时,话到嘴边又硬咽了下去。他是苗云阁的金主爸爸,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生气,于是,苗云阁将无处发泄的情绪,发泄在脚下的野草身上。

    一路上,苗云阁的双脚,拼命地踩着那些小草,似乎跟它们有不同戴天的仇恨。而同行的安之,则是很沉默地紧跟其后,刚刚那两个黑白色的男人,让她觉得后背发凉,内心充满了恐惧。所以,当宝马男带着她们离开的时候,她不敢多发出一点声音,唯恐他们再把自己抓回去。

    折腾片刻后,宝马男带着她们回到了宝马车旁边,他的神情非常阴郁。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冰心镯?”宝马男一路沉默后,终于开口质问。

    “这是冰心镯?那里是什么地方,什么正主维主?”即便这时安之的意识还不是很清醒,她每说一句话都很费劲,但是她也明白过来,是上官雪送给她的手链,保护了她。

    “你知道什么是冰心镯?”宝马男还没有说话,在他身后,忽然出现了几个男人。为首的男人,正是约安之吃饭的苏醒,他在开口质问。

    安之很吃惊地说:“苏叔叔,你怎么在这里?”

    其他人则很恭敬地对苏醒说:“见过维主!”

    “你是维主?这是什么意思啊?”安之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苏醒。

    苏醒恶狠狠地说:“你给我杀了她!马上!”

    “维主,她是正主的人,不能动啊!”苏醒身后的一个男人提醒说。

    苏醒转身看着那个男人,朝他的其他手下挥了挥手,“砰!”一声枪响,那个男人中枪倒地。苏醒看着这一幕,满意地笑笑,回过头对宝马男说:“你去杀了她,马上,否则他就是你的下场!”

    “维主,我对你忠心耿耿,可是,我,我也怕正主,维主,求求你,求求你留我一命!”听到他的话,宝马男顿时怂了,他的双膝猛地跪到地上,冲着苏醒拼命地磕起头来。

    “维娜,你还真是不死心,真当我死了吗?”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上官雪被人搀扶着,出现在苏醒的身旁。三辆黑色的宾利车,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那条马路上,从车子上下来很多黑衣人。

    “上官雪,你真的还活着,他是苏醒不是维娜!”眼前的一幕,让安之更加的混乱,苏醒怎么变成了维娜?事情的背后,到底有怎样的真相?

    “安之,没事了,我来了,没人能伤害你!”上官雪极苍白的脸,温柔地看着安之,他在对她笑。忽然,上官雪轻咳一声,一丝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

    苏醒见状,立刻疯了一般地喊叫道:“上官雪你疯了吗?如今,她是唯一能救你的人,今天不是她死就是你死。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事情,哪怕为了救你,心甘情愿地变成男人,你也不会再爱我吗?”

    上官雪轻咳几声,身体摇摇欲坠地说:“我从来没有爱过你,这跟安之没有关系,除了爱情,能给你的,我都给了你。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在,就没有人能伤害她,包括我自己!”

    听到这句话,苏醒泪流满面地仰天大笑,她边笑边哭着说:“上官雪你真的疯了,疯了!你最初的心愿,都忘了吗?你疯了!”

    忽然,情绪失控的苏醒,抢过他手下的一把枪,朝着安之就开了一枪。

    “砰!”

    身体已经很虚弱的上官雪,居然在第一时间,挡在了安之的面前。那一枪正中他的胸口,上官雪瘫倒在安之的怀中,整个人奄奄一息。

    “所有人都不许动,你们被包围了,马上放下枪!”寂静的四周,突然传来警察拿着大喇叭的喊声,同时,还亮起了无数的手电。

    “安之,安之你没事吧?”宁怡得冲到了安之的身边。

    “不要,你不要死,不要啊!”安之紧紧抱着上官雪,她哭喊着说。上官雪的胸口,有血不停地流出来,他的面色越发的苍白,开枪的苏醒也已经瘫倒在地,警察控制住了整个局面。

    “安之,答应我,要好好活着,替,替我好好活着!”上官雪艰难地说

    安之哭着答应:“嗯,嗯,嗯,我都答应你,你,你不要死,不要!”

    上官雪笑了,很虚弱地说:“安之,没,没事,我说过,不,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害你,我做到了!”

    “嗯,嗯,上官雪我信你,一直都信你,一直一直都信你!”安之紧紧地抱着他说。

    “戴,戴着手链,下,下辈子,我就,就能找到你。”上官雪握紧安之的手,突然放开了。

    “不,不要,不要,上官雪,你醒醒,醒醒,醒醒啊!”

    安之眼睁睁看着他,在自己的怀里,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他的嘴角还留着一丝微笑,安之的心痛的快要碎掉,她悲痛欲绝地大哭起来。。。。。。

    三年后,哥本哈根市中心的博物馆内,作为一名策展实习生的安之,正在门口贴一张大海报。下周三,这个博物馆内,将有一场精彩纷呈的艺术展,这是安之即将成为策展人的第一场作品,她为之精心筹备了很久。

    “之之,外面下雪了,很冷很冷,你又忘了戴围巾!”一个长得金发碧眼,却会说一口流利汉语的帅小伙,将一条厚厚的格纹围巾,围到了安之脖子上。

    “谢谢维克,我不冷。因为很喜欢很冷的地方,所以才会来北欧!”安之说着,心却莫名的疼了一下。她想起上官雪说过的那句话,那里太冷了,你不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