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人间苦 > 第1455章 二手掌柜
    七楼客房,就比较重要了。

    设施都是现成的,需要的人力可以少到忽略不计。

    也是最容易产生效益的项目。

    绝对应该第一批次对外营业。

    蔡根的眼神,不自觉的就看向了石火珠。

    这个货,把干活的工作全分出去了,把自己摘了个干净。

    有点不太积极啊。

    刚感受到蔡根的眼神,石火珠就明白了。

    “蔡老哥,七楼客房,无非就是打扫卫生什么的。

    我早就帮你选好了,那就是八门生。

    那个小子虽然颜色不好,性格也不好。

    但是专精潜伏侦查,隐藏手段高超。

    绝对可以把卫生打扫于无形,不影响客人休息。

    就像是扫地机器人似的,可以完全忽略他的存在。”

    石火珠说得好像有点道理,毕竟客房服务很烦人。

    可是听在蔡根耳朵里,怎么隐约感觉有点变态呢?

    隐藏起来,不被客人发现,只要往不好的地方一想,全是罪恶呢?

    贞水茵看出了蔡根的担心,左思右想之下,站了出来。

    “蔡哥,要不我也去七楼吧,总归需要一个前台。

    我看着八门生,出不了事,毕竟我这技能也善于隐藏。”

    看样贞水茵在这栋楼里可以遁地,所以才能这么自信满满。

    就像刚才段晓红说的,学生开学还有一段时间。

    她的星座小屋也没生意,闲着也是闲着。

    “行吧,小水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其他的具体细节,就由藻姐来安排吧。

    我也不太懂,就不掺和了。

    对了,藻姐,一般你能处理的事情,不用跟我说。”

    玉藻感觉蔡根好像是在着急等喝酒,非常潦草的就把事情给定了。

    要说别人,可以理解为视金钱如粪土,心大不在乎。

    但是换成蔡根,肯定不是因为心大。

    至于蔡根是怎么做到这么洒脱,完全大撒把的,玉藻也不知道。

    “那蔡老板,遇上我处理不了的事情,再找你吗?”

    蔡根酒劲已经完全上来了,一斤半酒,不是假的。

    听到玉藻一问,呵呵傻笑。

    “哎呀,你都处理不了,找我还有啥用。

    藻姐,没事,能干就干。

    不能干咱就黄了分东西,不要有太大压力。

    行了,工作的事情就告一段落。

    别耽误大家喝酒了。

    等会喝啤酒的时候,我再打一圈,现在自由发挥。

    这一桌子的好菜啊,别辜负了小二的劳动成果。”

    潦草的定好工作基调,蔡根率先下手。

    劈了个羊腿,抱起来就开始啃。

    玉藻看蔡根是真的不想再墨迹了,也就没继续说。

    这算啥?

    二手的甩手掌柜的吗?

    还是二道贩子甩手掌柜的?

    大伙看着蔡根已经率先正式开动,敬酒环节已经完事,也都撸胳膊挽袖子开始了干饭人的专业形态。

    本来还有几个人有点小腼腆,但是这热火朝天干饭的氛围,瞬间弥漫在整个包厢,感染了所有人。

    就连灵子母,都啃上了羊脖子。

    那还是佟爱国从啸天猫嘴里抢出来的。

    全力开动没有十五分钟,桌上的菜肴就有点见底。

    这群人在吃饭上的战斗力,绝对比对敌战斗力要强出很多只烤羊。

    小二也没用蔡根招呼,看菜有了见底的趋势,就开始往上填菜了。

    归去来的储备,还是经得起考验的。

    众人不停的吃,小二不停的上菜,竟然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循环。

    桌上一直有菜,吃货们不停吃。

    蔡根啃了一个羊腿,就已经饱了。

    看着大伙的趋势,都没有停下来的架势。

    这样不行啊。

    吃饭就真的是在吃饭,都没人喝酒了。

    这得多费菜啊?

    转念一想,算了,自己也别太苛刻了。

    昨天马莎拉还反应最近吃的太素。

    真逼着这群大神仙小神仙动起了其他惨绝人寰的心思,那就追悔莫及了。

    改善改善吧,就当是诸天会请客了。

    没办法强制,只能以身作则,自己默默的喝起了啤酒。

    插空挨个敬了一杯,算是打了一圈。

    由于人数太多,一打啤酒都没够。

    礼尚往来的原则,在酒桌上就是那么普通。

    被蔡根敬酒的人,反向回馈,约等于蔡根又打了一圈。

    两圈下来,加上喝了太多白酒。

    蔡根的意识开始升华了,达到了一个忘我的状态。

    就好像灵魂悬浮在自己的头顶三尺之处,用第三者的眼光,看待这眼前的一切。

    这样的感觉,让蔡根觉得自己高大了很多,好像是挣脱了很多束缚。

    所有心思变得自由自在,理智的枷锁再也控制不住蔡根。

    喜怒哀乐各种情绪,在蔡根的大脑中开始无限被放大。

    笑的声音越来越大,说话的嗓门开始失控,稍微动情就眼泪吧差。

    小孙在旁边一直在关心着蔡根,不用经过细致的分析,就能判断出来,蔡根喝大了。

    几次劝阻蔡根,都被蔡根摆手反向制止。

    这样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感觉,让蔡根很是沉迷,也很享受。

    说实在的,蔡根之所以喜欢喝酒,不过就是想要达到这样冲破理智的状态。

    因为理智不在了,压力也就不在了。

    这让蔡根在醉酒的状态下,可以短暂的逃离很多现实的问题,获得片刻的安宁。

    当然了,人生在世,快乐幸福都不是长久的,痛苦与折磨才是主旋律。

    酒醒了以后,回来的不只是理智,还有那成山的压力。

    但是,这一丝短暂的幸福与宁静,却是蔡根面对压力与苦难的最好支撑。

    这让蔡根明白,还有希望,还能见亮。

    也许精神上的承受力,还没有达到蔡根的极限,但是身体上的极限已经到了。

    蔡根急需找到卫生间,缓解身体上的压力。

    可是,迷迷糊糊的在六楼找了两个卫生间,全是满员。

    看样,比蔡根更需要释放的,大有人在。

    晃晃悠悠走进了电梯,仅存的理智,让蔡根选择了其他楼层。

    这么大个楼,还能缺少卫生间吗?

    也不知道自己按的几楼,出了电梯,在走廊里,被外面喧闹的人声所吸引了。

    蔡根停下了脚步,向窗外看去。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五颜六色的灯光,在冰冻的城堡内。

    经过冰块的折射,更加炫目,好像天上宫阙,煞是好看。

    密密麻麻看冰灯的市民,已经占满了停车场。

    熙熙攘攘,还有不少推车卖小吃的,堪比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