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剑破天门 > 519.南宫瑾
    “哈哈,没想到老子今天也有这福气,洛小姐,老子对你可是朝思暮想啊,今日一见真容,果然是天姿国色!”

      “来来,老子带你远走高天涯,比翼双飞!”那光头汉子,下巴满是浓密胡须,浑身散发着草莽之气,一步步走向身姿妙曼的洛家千金,露着一抹猥琐笑容。

      洛香菱见到眼前这忽然出现的魁梧汉子,顿时吓得花容失色,俏脸煞白。

      她一个知书达理的黄花闺女,生平见过的人都是彬彬有礼的文人雅士和谦谦君子。何曾见过如此野蛮无力的壮汉,见到那狰狞笑容,心都颤抖忍不住起来。

      “是你,酒和尚乌通,没想到你还敢出现在这里,不知好歹,快离开我家小姐!如若不然,我家老爷知道此事,定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被击退的仲卿听到那光头汉子自报家门,顿时脸色大变。

      这乌通号称酒和尚,乃是实力达到先天虚丹层次的绝顶高手,不过可不是什么好人,其性格嚣张乖戾,尤其喜好酒色,曾在沧澜大陆各地屡次犯下奸 淫 妇女,残杀百姓的恶事,臭名昭著,一直遭到各大家族的追杀。

      消失数年不见,竟然来到了这里,居然还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掳走洛家千金,真是狗胆包天。

      乌通闻言,嗤笑一声:“寇老鬼,我酒和尚天不怕地不怕,你别在这里危言耸听,老子不是吓大的!”

      “你们洛家虽然号称财可通神,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你们洛家和赫连家族闹翻,估计最近日子过得也不安稳吧!”

      “都自求不保了,还敢威胁老子,可笑!”

      乌通说完,转头又冲脸色苍白的洛香菱色眯眯道:“今天,洛小姐就陪老哥走一趟吧,大爷最近可是很久没有与女人亲热了!”

      “不好,有先天强者偷袭!”

      “那人是谁,好眼熟啊!”

      “大胆淫贼,快快放开洛小姐!”

      “乌通,你敢伤害洛小姐半根毫毛,我夏侯轩定要你狗命!”

      见到有人擅自冲进镇江楼内,而且还瞬间将仲管家击退,河道两岸的人顿时炸开了锅,一个个怒不可揭,纷纷出言喝骂,神色满是担忧洛家小姐的安危。

      “哈哈,老子乌通,哪个不长眼的就过来,看老子不把他大卸八块!”乌通手持一柄戒刀,转头瞪圆眼睛,俯瞰着下方一群人吼道。

      一副完全不把南宫世家放在眼里的架势!

      周围的平民百姓听到这乌通的名号,顿时议论纷纷起来,而那些文人墨客和世家弟子更是脸色大变。

      乌通在沧澜大陆成名已久,是达到先天虚丹境界的绝顶强者,曾在沧澜大陆的雪域百川犯下累累血案,杀人无数,一时轰动整个天下。

      而后销声敛迹近十年,没想到再一次出现会在这里,光天化日之下,还闹出这么大动静,真是胆大包天,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周围的神羽卫见到这一幕,迅速将整个镇江楼团团包围起来,纷纷张弓搭箭,瞄准那镇江楼上的彪悍身影,气氛一下子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大胆淫贼,丹阳城岂是你撒野的地方,受死!”

      就在这时,一道清喝声在上空忽然响起。

      紧接着,一道白衣身影从远方俯冲而来,好似天外飞仙,手持一柄通体晶莹的银白利剑飘然掠过河道上空,如利箭般迅疾冲向镇江楼!

      定睛一看,那竟然是一位身姿飘逸的美貌女子,脸上带着白色面纱看不清真容,但是那一双清丽双眸却满含冰冷之意。

      “那是飞雪剑!”

      “南宫世家的千金小姐南宫瑾,是她来了!”

      听得这些百姓的高呼声,原来才知道这白衣少女居然是南宫世家的嫡系子弟,刚刚一出场河道周围一片哗然,百姓无不为之激动。

      外人没听说过南宫瑾这个名字,但是在丹阳城内,那可是家喻户晓的大人物,此人不仅身份显赫,武道天赋更是奇高。

      被誉为沧澜大陆百年难得一见的绝顶天才。

      “哈哈,原来是丹阳城有名的绝顶天才南宫瑾!”

      “就凭你,也想坏我好事,只怕嫩了一点,叫你老爹出来还差不多!”乌通见到那忽然出现的白衣少女,顿时嗤笑一声,随即纵身一跃,迅速窜上镇江楼屋顶。

      “来来,咱俩痛痛快快打一场,让老子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白衣少女眼眸闪过一抹怒色,一踏河道中游船上的桅杆,借力极速跃起,一剑迅疾挥劈向对方。

      好似一轮残月,森冷的白色寒气迅速弥漫开来,强大的剑气瞬间锁定对手。

      那乌通眼眸一冷,雪白长刀泛起一层迷蒙的金色光芒,在半空飘忽划过一道弧线,横斩向对方。

      锵的一声,火星四溅!

      两道身影一触即分,各自站屋顶两头,隔空对持起来。

      整个河道周围一片死寂,无数双目光顿时集中在两人身上。

      陆尘坐着靠窗的位置,手段端着酒杯,饶有兴致的观看着不远处的两人。

      他心里默默道,这个沧澜大陆的高手还真不少啊!来了这么多,他们想干什么,难道都是冲着这洛香菱小姐来的?

      这看似一场普通的诗歌盛会,居然聚集如此多的先天强者,即便是初来乍到的陆尘,心里顿时也是吃了一惊,似乎有些事情并非想象中那么简单呀!

      别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比谁都清楚,今天出现在这镇江楼周围的先天强者可不止表面上那么一两个。

      其实有一群!

      他的精神意识何等强大,刚刚散发精神感知覆盖过去,瞬间形成一个无形的领域,笼罩方圆五百丈范围,很快便发现了其中的诡异和猫腻。

      这些身份不明的先天高手潜伏在人群中,其中有强有弱,不乏先天金丹层次的绝顶高手。

      粗略算了一下,今天估计偷偷潜伏进入丹阳城的先天高手不低于八名。

      这些人都默默潜伏在人群中,假装成普通人一般,静静观看着镇江楼上那场厮杀!

      但是聚集在此地的所有先天强者都不知道,此刻有一位神秘的超级强者也在暗处默默观察他们!

      令人值得怀疑的是,这些先天强者聚集在这里,如果是为了游山玩水,特意来瞧一瞧这些文人墨客举办的诗歌会,只怕没人会相信吧!

      唯一的理由,就是他们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陆尘品着小酒,优哉游哉!

      镇江楼屋顶上,双方对持了一会儿!

      忽然,那乌通暴起发难,整个人一蹬地,猛地一刀挥劈向那白衣少女。

      白衣少女丝毫没有畏惧之色,手持雪白利剑,迅疾一刺,好似一发离弦之箭射向乌通咽喉!

      咻,刺耳的锐啸声响起,一抹银芒瞬间闪过半空。

      乌通脸色微变,连忙收刀横档!  利剑刺在长刀上,强劲的力道将乌通击飞数步之远。

      感受手腕刀柄上传来的强劲力道,乌通脸色难看至极,他好歹也是成名多年的先天强者,面对一个黄毛丫头,居然丝毫占不了上风。

      “小丫头,有点本事,再来!”

      “老子就不信了,我酒和尚的断魂刀还对付不了你!”怒气上涌的乌通厉喝一声,身影凌空跃起,疯狂连续劈出九九八十一刀,笼罩向白衣少女。

      凌厉的劲风四射开来,屋顶上的砖瓦寸寸崩裂炸开。

      白衣少女面无表情,神色冰冷,右手握着雪白利剑,左手双指抚摸过薄如蝉翼的剑刃,一层诡异的白色寒气悄然弥漫而出,周遭空气的温度骤然下降,甚至于方圆十丈之内的空间隐隐凝结了一般,对乌通的气势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迅疾的刀光一道道亮起,好似隆冬的刺骨寒风,迎面扑来,令人遍体生寒。

      白衣少女脚下步伐一动,便是如同鬼魅般闪烁起来,一剑接一剑挥劈而出,那剑刃好似一轮圆月,源源不断,循环无尽,看似在攻击,却无形中不断将笼罩过来的金色刀光震退开来。

      一时间,双方你来我往,刀光剑影,一时间漫天剑光四射开来,显得无比的耀眼!

      锵!锵!锵!锵!锵!锵!

      两人疯狂的厮杀,顿时在河道上空响起一连串撞击声,如银器敲击,不绝于耳!

      平民百姓何时有机会能看到两大先天强者厮杀,无数人看着这一幕都忍不住屏息了,如此精彩场面,难得一见啊!

      连续劈出八十刀后,乌通的神色越战越难看,越来越觉得这白衣少女难缠,随即一咬牙,迷蒙的金色刀光忽然消逝在半空。

      再一挥刀,携带着无可匹敌的雄浑威势,狠狠一刀斜劈向白衣少女。

      白衣少女见到这一幕,秀眉微蹙,眼眸深处瞬间闪过一抹精光!

      千钧一发之际,她剑刃刺入底下砖石之中,借力凌空一翻,整个身体贴着刀刃险险避开,那一瞬间,冰冷刀光折射出她绝美的面孔。

      避开同时,她单掌迅速一撑地,纤细的长腿猛地一记横扫,狠狠踢中乌通腰腹。

      蓬的一声,那乌通顿时被踢得抛飞开来,仰头喷出一大口鲜血。

      白衣少女乘胜追击,闪电般一剑刺向对方咽喉。

      乌通也是经历过无数厮杀的一等高手,厮杀经验何等丰富,危机时刻,他闪电般双掌一合拢,强大的力道瞬间夹住这一剑。

      “找死!”白衣少女冷喝一声,握紧飞雪剑,猛地一抖,迅疾阴狠的劲道瞬间挑断了乌铜双手筋脉,鲜血顿时猛地飘洒开来,染红河面一片。

      “啊!”乌通额头青筋暴跳,顿时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嚎。

      白衣少女得势不饶人,准备再来一剑杀了这作恶多端的酒肉和尚。

      哪知道 那乌通狡诈多端,瞬间从怀里掏出一把毒粉扬向白衣少女。

      白衣少女南宫瑾见势不妙,脚下迅速一点游船船顶,飘然后退。

      而那乌通身受重伤之后,迅速窜入河道左侧的巷子,迅速逃遁开去。

      “神羽卫听令,全力缉拿此凶徒。”

      “光天化日,竟敢在丹阳城劫持他人,扰乱秩序,实属罪大恶极,胆敢反抗,就地格杀勿论!”

      南宫瑾身姿妙曼,宛若一位临世仙子,立足于数丈高的桅杆上,双眸傲视那乌通逃遁的方向,一声清喝响彻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