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文体之路 > 第四三四章 误会
    交房当天,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经过了12月30,31的两天的集中交房,时间已经了来到2006年。

    2006年1月1日,元旦,放假,微风,白阴天。

    任静的话剧院有演出,陈明亮一个人就这样站在自己开发的小区里,陪同幼儿园验收,简直是志得意满!

    白小雪这时候过来找陈明亮要剧本。

    其实当天谈的挺好的,回头陈明亮这里就反悔了。

    白姑娘去找了小花姐姐,也托花姐问过。

    但是小花姐姐说这个事情还需要陈明亮进一步同意才行,要她自己去找陈明亮。

    潜规则终于要来了吗?

    其实是陈雨凡中间搞了鬼,他想中间阻拦一下,借机跟人家白姑娘亲近。

    白姑娘也不是生活在真空里的,她在学校里就各种听说,关于什么什么的潜规则,她这个女二号拿到的也太简单了,简直有点不可意思,而且可是投资三千万的大制作。

    果然,只要是个人都躲不过这一关,她早就有思想准备的,反正也不少一块肉。

    听说有些运动员欲望特别强烈,奥运会的时候他们用掉的TT最多。

    白姑娘早有献身的准备,只是不知道陈明亮有什么具体的爱好,听说,一些文艺圈的人爱好很独特的,走前门吹拉弹唱都算是仁道的,还有些人专爱走后门,那才可怕。

    白同学找过来的时候陈明亮正在小区里陶醉着。

    冬天的京城是有点萧瑟,小区里也颇见荒凉,但是仍然可以看出小区规划的很好。

    人车分流在这个年代算是非常先进的理念,大门设计的也非常气派,中心轴线是一整条的花园走道,各种崎岖蜿蜒的景观道路,就像一个小公园。

    沿着中轴线的两边是对称的建筑,只是二期目前正在做地基,但是已经有很多人在催促着开盘了。

    这是个精品大盘。

    陈明亮也是很大气,在小区最中心的位置建设了一个三层的幼儿园,地中海风格的建筑,很洋气,跟周围的风景也很搭,虽然这里确实是占用的公共绿地,但是大家都把它当成整体景色的一部分,再说了,谁家还没有个要读书的小孩子呀。

    没交房之前,谁知道是不是占用了绿地呢。

    幼儿园是和小区住宅高层一起交付的,今天就是幼儿园的开放日,很多家长提前过来看看幼儿园究竟怎么样。

    虽然还没有到开园时间,但是里面该有的配置已经很齐全了,好奢侈,每间教室都还有一台钢琴,一下子就拉高了档次。

    本来这里是可以做私立幼儿园的,三色幼儿园都过来找过,不过陈明亮不想这么做,万一他们爱扎针怎么办。

    他思来想去还是把这个建筑送给了社区,这也是社区拥有的第一个高规格幼儿园。

    白姑娘进来了,还是陈明亮打招呼才能进来的。

    小区非业主不得进入,管控的还不错,业主就信这个。

    白同学虽然已经做足了委身的准备,其实心里还是有气的,这毕竟是她的第一次上门交易,各种委屈都压在心头。

    陈明亮迎着寒风站在幼儿园门口,一副人模狗样的样子,她站在旁边,整个脸都蒙起来,不想被人看到。

    不少买了房的业主带着朋友们过来参观,然后不无得意的炫耀,“来,看看我们小区免费配套的幼儿园!这是人家陈明亮自掏腰包修建的,然后免费捐给社区,就是为了给小区的业主们使用的,这个幼儿园可是花了小两千万呢,能够买十套房了。”

    然后在朋友们啧啧称赞和羡慕声中满意的回去了。

    陈明亮也没有化妆,就站在幼儿园门口,大言不惭的接受着业主们的赞美,这是他的爱好。

    不然凭什么白做好事。

    来来往往的人都跟他打招呼,购房的业主们对这个还是非常满意的,看了幼儿园更觉得物超所值。

    很多人算过一笔账,如果小区集资建幼儿园的话,平均到每家都要出好几万呢。

    尤其是买了房还没等入住,房价已经涨了3000多,100平的房子就相当于净赚了30万,即使房子里面真的有点小瑕疵,大家觉得也无所谓了,难道还要退房不成。

    陈明亮热情的做了回应,“以后大家就是邻居了,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有不足的地方一定坚决改正,哪怕是不用我的物业公司也没关系,重新组建物业委员会我也是坚决支持的。”

    业主们都很开心,跟开发商做邻居真好,而且这位邻居还是世界冠军,听说他住的那一栋全是清沐毕业的高材生呢。

    不少业主和陈明亮合影发表在QQ空间里,得亏是没有微博,不然肯定又上热搜了。

    拜别了一波波的业主,陈明亮无视白同学鄙视自己的眼神,若无其事的开车带着她去综合基地。

    已经提前跟雨凡兄弟打了招呼,说等下就带白姑娘过去。

    开着车出门,一路上遇到热情的业主还在不停的打招呼,大家都喜笑颜开喜气洋洋。

    两个人上车之后,白姑娘在车上就脱掉了外面的羽绒服,摘掉了围巾,气鼓鼓的看着陈明亮说:“惺惺作态!”

    陈明亮明知故问:“什么惺惺作态?”

    “我都看见了,你们这些开发商明明就是为富不仁,还要邀买人心。”

    陈明亮说:“啊,这是基本操作而已。”

    现在冠军城的房价又涨了3000多,白姑娘都不知道自己多久才能在京城买的起房,都是他们这些无良开发商害的。

    看陈明亮说话这么敷衍,白小雪气的直翻白眼:“我们宿舍的同学可都是天天骂地产商黑心无良的!据说,全京城就你的小区房子最贵,你上新闻的时候还说要平抑京城房价的,就是这么平抑的?”

    陈明亮扭头问道,“是我吗?我还说过这样愤青的话?没印象啊!”

    “不是你还是谁!,据说你们小区开始定价8880的,硬是被你给改成了9980一平,老百姓买不起房,都是你们这些黑心开发商害的!”白姑娘成了正义使者,生气的样子还是蛮可爱的。

    陈明亮耸耸肩膀,“好吧,是我的不对。”

    “那你怎么不卖的便宜一点呢?”

    陈明亮用手指敲着方向盘:“怎么跟你说呢...自己做的不好,不代表不知道自己错了,也不代表不知道大道理,自己这么做,不代表喜欢别人也这么做。人和人的处境是不一样的。”

    “有句话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有时候大势如此,人不得不屈服。”

    其实白姑娘当然知道陈明亮说的这些,她找茬也是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算是给自己鼓劲。

    “你说的都对,现在我也屈服了,我就是想演杨晓芸,不知道陈先生能给我这个机会不?”说着白姑娘开始解开安全带的锁扣,无视车辆发出嘟嘟的警报声,拉起了自己的保暖内衣,顿时出现了两只可爱的小兔子。

    “出门前刚洗过澡的,可滑了,要不你摸摸。”白姑娘还是有点羞赧,车里温度开的比较高,她脸都红了。

    “要不要玩的这么大?路上可是有交警摄像头的,你赶紧把她们收起来。”陈明亮扭头看了一眼,有点艰难的说,“交警叔叔说了,开车不摸nai!”

    “那您是什么意思嘛,要不咱们直接去酒店?我除了我前男友,可还没经过其他人的,干净的,你赚着了。”反正是豁出去了,这个角色真的不能丢,这马上就毕业了,机会难得。

    “不是,白同学,你只要好好演戏就行了,不用整这些有的没得。”

    陈明亮说不动心那是假的,但是真的还没有走到这一步,他还是有自己的底限的,比底裤要高一点点。

    “白同学,我也不是规劝你,在演艺圈要想走的长远,最好从开头就谨慎些,真的不要因小失大。”陈明亮忍不住还是想多说几句教人从良的话。

    “可是,一个女孩子家,别人都有背景,我只有背影,也是没办法呀,出道都是艰难的,以后成名了肯定就不会这样了。”白姑娘确实也就是这么想的,这个事她还是寻思好久才下定的决心呢。

    “那我跟你讲个故事吧,是真事儿。曾经有一位导演,长得一般,但是才华横溢,很多明星都想跟他合作。他有一个好剧本,很可能会获奖。其中就有一位女明星,也是成名已久的,她很想拍这部戏,但是导演并不想找她,于是,功成名就的她还是委身给了这位导演,连着睡了好几次”

    “那后来呢?”

    “后来啊,女明星的丈夫知道了,两个人在家里打了起来,然后一个被打断了锁骨,一个被打断了腿骨,他们有一个儿子,本来是很幸福的一家人,可最后还是离婚了。”

    “啊,这么惨,那后来下场怎么样呢?”

    “再后来,她丈夫吸毒被抓了,她在外面养鸭子包样男模各种风骚,然后也被曝光了,也是身败名裂。”

    “这也太不小心了吧!”

    “不是,白同学,这是不小心的事吗,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呀。”

    “您说的是小庆阿姨吗?”

    “不是!”

    今天放假,路上不堵车,车子很快到了陈明亮综合基地。

    两只白花花的胸脯就这么亮了一路,陈小亮早就抗议了,幸亏冬天穿的厚,坐着不显,不然还不更尴尬了,就这还憋得难受呢。

    “把你衣服穿好,你的内衣锁扣还没扣的吧,你身材不错,不过这事我是不会对别人说的,且行且珍惜吧。”陈明亮在白同学整理衣服的时候已经恢复正常了。

    雨凡老哥早就等的望眼欲穿了,看着白姑娘从车上下来,赶紧狗腿子一样的拥上来。

    “白同学你好,我是陈雨凡,这是《奋斗》的剧本,我帮你从小花那里拿来了。”

    姑娘自然懂,这陈明亮果然也不是个好鸟,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呢,还假装自己不偷腥,转手把自己送人,这事也不是多高尚。

    想到这里她还白了陈明亮一眼,内涵很丰富。

    陈明亮看着姑娘看自己的眼神,突然觉得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呀。

    不过也不好解释呀,这个陈雨凡天天骚扰他,就连叶导也过来打了两次招呼了,“陈兄弟,你帮帮他吧,我都被他烦死了。”

    “谢谢您,您就是大歌星雨泉吧,您太热心了,外面冷,您穿这么少,手冰不冰呀。”说着她很自然的拉着雨凡老兄的手就往屋里走。

    这个蠢货都懵逼了,好像被五百万给哐当一下砸到脑袋上。

    得了,这下子也不用解释了,随她们去吧。

    陈明亮连门都没进,直接去看演出去了,陈明亮的综合基地元旦也有大型活动,就连HK的那些个二代们也跑过来看比赛了。

    今天可是鸵鸟总决赛!

    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两个人已经互相揽着胳膊一起出门了,小胸脯蹭手臂的这招好像是个女孩就会哈。

    ......

    虽然说只要过了元旦就是第二年了,但是只要春节还在,那就不算真的过年。

    年底按说是要开年会的,但是这么大的摊子,实在不好管理。

    是时候整合一下产业了,陈明亮想过很久,不过一直有心无力,自己学识还是不够,但是合适的人才又没找到。

    再等等吧,看能不能把大强子挖过来,最近一直在跟他谈融资的事,已经有眉目了,这是个有事业心的,但是陈明亮没有,他只喜欢追逐财富的结果,不喜欢追逐财富的过程。

    06年是田径运动小年,基本上没有什么重要的赛事,除了黄金联赛之外,没有太多值得参加的项目。

    陈明亮想了很久,决定还是先参加一场室内锦标赛,然后再参加一场全国田径大奖赛,最后再参加一两场黄金联赛吧,找找状态,这样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