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我一铲子下去可能灵气复苏 > 第13章 卧槽被追杀了
    洛尘意识过来之后,赶紧拉着小师妹和凌纪松离开这里。

    这位店老板好像有点儿怪异!发现帝王玉的时候,眼睛中露出一闪而过的杀意,随后便恢复以往的假笑。洛尘的感知能力虽不算很厉害,但是这点儿面部表情上的探查也拿捏还是有的。

    周围聚过来人的时候好像还有许多低头的,随随便便推理一下就不难猜出,这肯定是准备杀人越货。

    在这个末法时代,一千块儿极品灵石那可是大买卖。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都懂,如果一不小心被某个魔道势力盯上,那一定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到时候不仅仅自己受牵连,小师妹和老二也会无辜蒙冤。

    “大师兄你跑这么快干什么?”刘含霏边跑边问。

    凌纪松好像是意识过来这件事儿的重要性了,他便回答:“小师妹,你可知道咱大师兄为什么会跑?”说完后还望向四周,有些时候凌纪松的脑袋瓜子转的倒是挺快,这个时候他的思维推理已经能到达洛尘的地步了。

    “你这不是废话嘛?我要是知道何必再去问大师兄?二师兄你是不是变傻了?”刘含霏又给了他一个白眼,好像这俩人生来就是对头,很难找到能融洽相处的时间。

    凌纪松望着四周,紧接着他用手指着街道的一个小巷子说:“咱们快进这里,小师妹的等会儿再给你说原因。”

    三人立刻马不停蹄的走到小巷子内。

    凌纪松没顾着喘气就接着说:“大师兄你感觉一路上有木有人追过来?我怎么感觉还有点儿怪怪的?”他凝望着四周,也不在乎这里的气味是否难闻。花花草草都集中在老式房屋的外墙侧,看着应该有一些年头了吧。

    这里虽然说不上荒凉,与外界不搭,但看着也挺安静的。就是这儿的垃圾比较多,肯定会让那些有洁癖的人感到阵阵恶心。各种脏水混杂在这里,更不要提那些过分的东西了。不过这三人都是出身于寒苦宗门,早就不嫌弃坏境有多么差,只要是人呆的地儿,他们就能呆。

    洛尘是从小在矿洞中长大,适应环境的能力要比他们都强上许多。有些时候顶着毒气,冒着死的风险也得挖东西。

    有些苦恼的洛尘皱起眉头说:“我感觉还有点儿危险,毕竟咱们也算是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一定要谨慎,最好别出什么岔子。”他还打量着四周,看看是不是有别的危机埋伏着。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明白?”小师妹不解的挠挠头,好像她与那俩人都是不同思想境界的。

    凌纪松解释道:“你知道我们两个为什么如此慌乱?那就是因为这块儿帝王玉,这玩意的身价放眼整个修真界,那可是会被人争夺的宝贝啊!况且切出帝王玉的时候,附近都有些亡命之徒在盯着呢。我最开始看着大师兄紧张的表情,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想着把帝王玉要过来咱赶紧走人……”

    话音未落,一柄飞刀径直冲着凌纪松飞来。凌纪松也是反应快,艺高人胆大的他直接捏住飞刀的柄部,差点儿就刺在他的脖颈处,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喂,那边儿的朋友可以出来了吗?”凌纪松有些恼怒的朝着那个方向看去,这个飞刀差点儿就把他的命给夺走,怎能不气?况且别人还是阴人流派,搞不好还是魔道中人。

    洛尘也朝着他那个方向看去,刚才突如其来的变故有些懵圈,这都啥玩意啊?还真就玩命玩起来了!

    刘含霏直接抽出腰间宝剑,指着那里就挥出一道剑气。

    筑基期的剑气虽然小,但伤害也是不能低估的。那名从树上躲藏的人直接摔落,看样子应该是个炼气期的样子。那这样小师妹就能完虐了,他们俩也就撤去内心的防备,凌纪松直接把飞刀往旁边的墙壁上狠狠刺去,扎进墙壁之中。

    “喂,如果你再不说话,下一刻身首异处的就是你!”小师妹其实认真说话的时候还挺英姿飒爽的,反正比平常那般软绵绵的感觉强多了,独当一面这个词对她现在而言再适应不过。

    那人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看样子还挺非主流的。带这个黑色的斗笠,白头发估计也是憋了很长时间没修剪,都漏到外面了。双眼上血丝是遍布,熬夜熬得不少吧。

    洛尘现在已经能大致把他定义为魔道中人,不然谁会那么沙雕弄个这种造型?

    “哼,今日虽然敌不过你们,但我也能全身而退。帝王玉我早晚有一天会再次夺来,你们就给我等着吧。”冷冰冰的话语还真有点儿不适应,说话口气也跟魔道没什么两样,骄傲自大还有莫名其妙的自信。

    没等到他们说话,那名魔道就掀起一股妖风。三人立刻用袖口遮挡住面目。这股妖风看来不是什么能构成威胁的东西,也就是个能遮掩涛身的法术。

    洛尘率先睁开了眼,却没想到眼前这一幕,让他惊讶的目瞪口呆。

    刚才还嚣张跋扈的魔道弟子,竟然现在已经身首异处,鲜血溅在墙壁上,沾染了那些长在墙头的花花草草,比之前的萧瑟冷清徒增一番瘆人的感觉。

    仔细打量着,感觉这不像是寻常之人干出来的事儿,短短一瞬间都能让一个炼气期的魔道修士毙命。洛尘并没有对这个修真大陆的等阶有了解,只是略知一二。

    凌纪松嘴张开的都能塞进一个西瓜,紧接着他用着极小的声音说:“这起码金丹起步,可能比咱师傅还要高上一筹。咱们这次可算是遇见**烦了,搞不好下一个身首异处的就是咱们。大师兄,你有什么想法没?”眉头上的青筋暴起,千钧一发的时候无论是谁都会如此激动。

    洛尘深吸一口气说:“你们先稳住,不要自乱阵脚。”其实他的内心才慌得一批,早知道会引来杀身之祸,宁可倒给他钱也不愿意拿这块儿帝王玉。

    “毛头小子们,快把藏着的东西交出来吧。”一个老气横秋的声音响起,还是用内力说出的,震得他们三人捂着胸口,十分难受。

    看来,这次真是尼玛的出大事。不管了先保住命再说!老子还真就不信了,能栽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