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星河滚烫:你是人间理想 > 第十一章 似从前
    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只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看我还有几分像从前。

    疫情防控的第七日,他出现在她面前,虽然戴着口罩,但他们皆是一眼便认出了彼此。

    “不悔,医生呢?医生在那里?”来不及叙旧,林妄渊有些急迫的呼喊起来,“快联系个医生看看...看看韩娟去,她早晨起床便在咳嗽...然后刚才,突然的高烧不退,我担心...我好担心她!”

    彼时服务台值班的,只有闻不悔和宫羽寒两人,对视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慌乱。

    这些日子也接待了不少发热的学生,基本都是按照流程规章来,他们倒是还应付的过来。不过此番危机降临到熟悉的人身上,难免有些不自然,就算他们心底不喜欢韩娟,但毕竟人命关天,谁也不敢马虎。

    “别急,你别急,我们马上联系医生去做检查和隔离措施,你先来登记和检测一下!”

    不过很快,闻不悔便恢复正常,拿起体温枪熟练的给林妄渊检测起来。而一旁的宫羽寒只是瞥了一眼,随即便不再留意两人的举动,直接拨通了驻校医生的电话,和那边沟通起情况。

    没过多久,几位身着防护服的医生匆匆赶来,在几人的带领之下,向着女宿隔离点跑去。

    ......

    隔离点,是基于原本的宿舍楼、教学楼等建筑临时改造而成的,南华大学在疫情爆发的第五日便完成了这一壮举。

    每一间隔离房都用泡沫夹芯板进行分割成型,虽然只有二十平米左右的大小,但其中倒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每一间隔离房都有着固定的区域、所属的编号,它们之间间隔不下三米,在这疫情防控期间倒是很不错的做法。

    第638号隔离房,便是韩娟的隔离之地,一般而言,只能本人出入,不能互相来往。林妄渊也是在打视频电话的时候,发现其脸色不对,一再的追问之下才终于反应过来。

    彼时的韩娟,正穿着睡衣睡裤坐在床榻之间,隔离房虽然没有安装空调,但却是水暖设施全覆盖,所以屋内温度倒也不算低。挂断电话之前她便知道林妄渊是找医生去了,所以就算没精神,她也已经算是等着众人的到来。

    当然,林妄渊和宫羽寒两人都是男生,按照规定,非必须情况是不能进去的。

    此番进来的只有三个人,在她注意到两位医生背后的闻不悔时,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讶,不过看到其志愿者的袖章之后,便有很快反应过来。

    “麻烦医生了,我似乎有点发热!”韩娟直入主题的说道,毕竟事态紧急,没必要和医生绕弯子。

    两位医生倒也不是新人,熟练的捣鼓起设备和试纸,不一会儿便替韩娟监测起来。

    倒是闻不悔,身为志愿者,却又不是专业的医护人员,此刻却也帮不上什么忙。闲暇之余,却也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便想要仔细打量打量面前这个女生。

    没有妆容,哪怕是素颜之下,韩娟的颜值都不算低,面容虽然略带几分憔悴,但却更加让人心生几许怜爱之情。再看隔离房的摆设,不算大的房间却被整理的极为温馨、舒适,看得出来,她是一个十分精致的女孩。

    这样的女孩,的确和林妄渊很配。

    闻不悔的心底突然闪过一道这样的想法,随即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连忙摇摇头,将这些胡思乱想统统驱散。

    ......

    抽血之后,又是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试纸的结果出来,阴性。

    无论是韩娟本人,还是闻不悔,亦或者那两个医生,都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她并没有感染疫病,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罢了,不过医生还是再三叮嘱要小心,不能与人隔离,毕竟特殊时期,普通感冒都不是小事。

    经历了刚才的一波三折,韩娟此刻俨然心神疲惫,故此在两个医生走了之后,闻不悔也是寒掺叮嘱几句之后,便告辞离去。

    出了隔离房,她才发现宫羽寒已经走了,等在外面的只有林妄渊一人。

    不过她心底很清楚,或许宫羽寒此刻就在旁边的某个角落,默默的注视着他们。就像他之前说的,每一段故事都需要一个结局,而今天便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宫羽寒给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便是将这个句号画完。

    “她没事的,只是普通的感冒,你放心吧,已经叮嘱她休息去了!”闻不悔摊了摊手,微笑着说道。

    “谢天谢地,真是吓死我了!”

    看着林妄渊拍打胸口的模样,闻不悔没来由的一阵心酸,他提心吊胆牵挂着的女孩,终究不是她这个青梅竹马。

    “如果今天是我感冒发热,你也会这么紧张吗?”

    闻不悔鬼使神差的问道,只是在话出口的那一刻便后悔了。他们之间明明什么关系都不是,又如何有资格让别人紧张、心疼自己呢?但是仔细一想,韩娟和他亦只是朋友,他不也表现出超越朋友的关心了吗?

    “说啥呢?肯定会啊,你可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啊!”

    “朋友?呵呵,原来如此!”闻不悔的心头又是一阵绞痛,“那你和她呢?和韩娟,你们是朋友吗?”

    “啊?是...是啊...我和她...她一直都...都是朋友啊!”

    被质问之下,林妄渊似乎格外的紧张,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但闻不悔的眼底,却突然闪过一丝释然的神色,她已经得到想要知道的答案。

    “你喜欢她,对吧?和喜欢人说话就结巴的毛病,从前便有,所以你根本就骗不了我!”

    “可是我以前和你说话也是结巴,不是吗?”

    “你都说了,那是以前。你还是当初那个少年,一点都没改变,只是再次站在我的面前,却也没有几分像从前!”

    “......”

    看着沉默下去的林妄渊,闻不悔的心底没来由的一疼,两人四目相对,终是久久无言。

    “你既然喜欢她,就去告白、就去在一起吧。在爱情的世界里,还是要勇敢一点,不要总是等到彻底失去那个人的时候,才反应过来!”闻不悔苦笑起来,看似是对林妄渊说话,其实又何尝不是说给自己听呢?

    “那我们,还是朋友吗?”林妄渊痴痴的问道。

    “是啊,一直都是朋友,其实做个朋友,也没什么不好的!”闻不悔淡淡的笑道,“撤了啊,也快点回隔离房吧,这特殊时期,还是不要到处乱跑!”

    告别之后,转过身的两人,没有再回头多看一眼,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