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星河滚烫:你是人间理想 > 第十三章 东篱下
    我也希望爱情能够如期而至,如果没有。

    那么,年少时浪迹天涯,年老时采菊东篱下。

    接到林妄渊的电话,是在闻不悔被隔离后的第三日,距离他们上一次见面和联系,已经过去很久很久。那个熟悉的铃声响起,哪怕你去看来电显示,她都知道这独有的、唯一的铃声源自何人。

    “林同学,找我有什么事吗?”

    接起电话,闻不悔平淡的说道,甚至就连称谓,都变得陌生无比。但她其实也明白,自己只是在故作镇定和坚强罢了,这是在分开以后的第一次联络,看似平静,但其实内心早已是波涛汹涌。

    “额...”

    熟悉的声音,但却无比陌生的称呼,再加上那平淡冷冽的声音,让林妄渊不由得一阵失神。他终于意识到两人之间的隔阂,但心底也很清楚这层隔阂的源头,想要将其消除、跨越,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不是听说你被隔离,便想着打电话过来问问。结果如何?没什么事吧?你这傻丫头,怎么出了事,都不和我说下呢!”

    “没事的,身体没啥大碍,检测结果除了一开始的一次阳性,后面都是呈阴性,应该不是疫病。”电话这边的闻不悔摇了摇脑袋,“无论是身为身为同学还是朋友,你都没有为我担心的义务,我也不愿叨扰和麻烦你!”

    “我们之间,需要算的这么清楚吗?”

    “哈哈,没什么,开个玩笑,毕竟都是老同学、老朋友了,的确不用算的那么清楚。只是情况来的有些突然,我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再加上后来检测的也没啥事,便想着不让你们担心了!”

    “那你那边,还需要人去照顾你吗?我这些日子也没事,可以申请穿隔离服去照顾你!”

    “不用啦,放心吧,我真的没什么事!”闻不悔沉声说道,“还是去好好照顾你的韩娟吧,至于我这边,自己完全可以照顾自己的!”

    “额...”提到韩娟,林妄渊那快到嘴边的关切言语,硬生生咽了回去。

    “......”

    “......”

    两人闲聊了大半个小时,话题逐渐变得尴尬,他们之前再也找不回从前的感觉。

    “对啦,你和宫羽寒,应该在一起了吧?之前好多次,都看到他站在你身边,就连这一次知道你被隔离,都是他告诉我的!”

    就在即将挂断电话的时候,林妄渊却是突然沉声说道,这个问题,他并不愿意去问,甚至也不希望去得到回答。但在纠结良久之后,他还是选择坦诚,这个电话是宫羽寒让他博通的,他亦有理由问个清楚。

    “我和他啊?没有的事,只是普通朋友罢了,就和我们当初差不多!”

    闻不悔却是直接摇头否定到,说实话,宫羽寒告诉林妄渊她生病这回事,还真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不过转念一想便可以理解,那个人从一个是便是一只暖男,打从最初便知道她的内心深处,最为欠缺的是什么。

    “不过我感觉他真的对你不错...如果喜欢,就不要再等我了,和他在一起,他会将你照顾的更好!”林妄渊有些犹豫的说道,最后就连语气都颤抖起来。

    “没什么等不等的,我也知道他对我很好,但我不喜欢他啊,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闻不悔的语气,却慢慢的恢复平淡,“不知道为什么,和你在一起呆久了,看惯了烟火的美好,便不愿意再看其他的风景!”

    “......”

    林妄渊再度陷入一波沉默当中,良久之后,这才叹息一声,两人终是选择了挂断电话。

    ......

    南华大学的篮球场,空旷的地界,此刻正站着两个戴口罩的少年。

    如此特殊时期,就连朋友都是不能见面的,所以此刻的林妄渊和宫羽寒,皆是偷偷溜过来的。

    “怎么想到约我在这里见面!”林妄渊抛过去一记白眼,沉声说道,“你也知道,疫情期间根本就不可能有人打篮球,我们两人过来,岂不是太显眼了一点!”

    “别废话,直接说吧,我拜托你的事,怎么样了?”

    宫羽寒冷冷的说道,语意虽然带着请求,但语气之上却没有一丁点的善意可言。毫无疑问,因为闻不悔的缘故,他一直都极为讨厌面前这个少年,哪怕是出言求他,都不愿意抱有任何的感激之意。

    林妄渊摇了摇脑袋,“没戏,你还不知道她啊?多么好强的一个人,怎么会让我们去照顾呢!”

    这个结果,并没有出乎宫羽寒的意料,其实在此之前,他便很多次的提出想要去照顾闻不悔,但每一次都被拒绝。此番实在是无奈之举,才找到林妄渊,希望他可以出面,去主动申请照顾她。

    “对啦,有一味药,叫做莲花温囊,听说对清除这个疫病很有效!”宫羽寒没有再纠结下去,反而话题一转说道,“但是因为之前的哄抢,目前官方已经不让它流通市面之上,校医那里更是买不到。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

    “啊?你可想清楚了,目前没有任何人可以证明这药真实有效...最关键的是,禁止流通之后,几乎只能在黑市上才能购买到,你真要如此冒险?”

    “是的,我没有办法...我真的担心她。虽然她现在情况一天好过一天,但十四天的潜伏期没过,我真的怕!”

    这个向来擅长辩论的少年,此刻也语无伦次起来,大抵应了那句关心则乱。

    林妄渊看着他的模样,所有的话语,终是硬生生吞了回去,那坚定的目光让他明白,没有人可以阻止这份决意。

    试问如果今天被隔离的不是闻不悔,是韩娟的话,他又会怎么做呢?这就和先前,看韩娟不舒服,他内心着急一样。其实所有的大道理,他们都懂,但当置身其中的时候,就很难保持应有的沉稳。

    “既然决定了,就去试一试,或许你对她的喜欢,真的能为她带来好运也不一定。说吧,需要我帮什么忙?”

    “两件事!第一,我是志愿者,不能长时间缺岗,在我离校之后,为了不让人引起怀疑,你记得来替岗。另外我会和不悔打招呼,说我这段时间忙服务台的事,但想要不露馅,还需要你旁敲侧击的为我打掩护!”

    “小事,我平时不忙,完全应付的过来,你提前几天和我交接一下工作流程就可以!”林妄渊没有丝毫犹豫的答应到,“至于她那边,我会多关注关注,如果问起你,自然帮你圆场!”

    “好,接下来就是比较麻烦的第二件事!”宫羽寒沉声说道,“目前华南地区虽然完全封闭,但只要离开学校,还是可以找到私下营利的出租车...但是想要离开南华大学却很难,我需要你,帮我搞定一张临时通行证!”

    因为闻不悔的缘故,宫羽寒一直都很关注林妄渊和韩娟,亦包括他在校内积攒的人脉关系。

    能够搞定这张临时通行证的,自然不是林妄渊,不过韩娟却可以,谁让她的兄长是学生会主席、她的大伯是学校副校长呢?只要韩娟愿意去撒一个慌,一张通行证,其实并不算什么大事。

    “这...我明白你的意思,放心吧,通行证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三天之内保证拱手奉上!”

    “谢谢!”

    在林妄渊做出这么一个保证之后,宫羽寒这才总算松了一口气,对他的语气、态度,悄然之间发生了一些改变。

    “没什么,愿意为她付出的,本身也不只你一个人。不过此去黑市,前路的确艰险,你一定要万分注意!”

    夕阳西下,撒在球场上的两个少年身上。

    尘世浮沉,谁也不知道疫情里的他们,会走向怎样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