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裳灯梳零落 > 第三十七章 露水湿袖 蜉蝣难测
    珺潋近日十分忙碌,他家里大半个内外事都是由他操持,这几天事情突然就格外的多。

    早出晚归,甚至没有归,是以,他也没有时间跟我待在一起,他的琴被搁置了许久。

    还好我得闲的时候特别多,时不时想起来给他擦干净琴面。

    我忆起那些设计取他心头血的事,皆以失败收场,直至今日却堪堪触碰过他的胸膛,待我想发狠直探入血肉当中去取血。

    哪想到好巧不巧被他揽了手去捏拧一番。莫不是他有喜欢我的手之怪癖。

    想不通。

    他房中有一香盅,闻得淡香飘满,瓜果之味的熏香实在是不多见,也很少有人拿来用。

    当我将迷香混在当中,又怕两香相异甚大会惹疑。我便混入同是瓜果清香之味的迷香。

    那时他踏着木屐款款而来。雕得古雅的栏杆沾了露水,有蒙上朦胧绯迷之感。盅有浅浅丝,暗香幽浮绕指缠身,散遣入那一副肉体凡胎。

    果不其然,他于美人榻上撂下手中书卷,昏昏沉沉入了梦里。

    宽袖长袍只是随意的搭在他身上,长发垂落在美人榻,弯眉舒展开来,合眸闭目难得的闲静。

    胸脯横阔。待我手触到心脏砰跳的那处,便十分等不及,手中化出一利刃,其中锋芒皆对准他的胸脯。

    青衫掩映的躯体,不过刹那将被我取得心头之血。

    此时他竟微启了双眸,眸中带出沉郁的痕迹。我心中一惊,手中之刃咣当掉在地上,我欲辩解或者是逃跑,还是承受将被他处死的后果。

    “裳儿……裳儿……”他屈眉低吟,看起来还处在迷蒙状态中。原来他这是不清醒的梦呓。

    我呼了口气:“我在这里。”执起他落在榻沿的手,让他感受到触感,“你是太累了。”

    “睡一觉就好了。”

    抚慰一番才叫他安下心来。梦呓虽短,不过这般沉浓的迷香都不叫他彻底昏厥,我难想是为何。

    他忙起来后,我更少了机会与他处在一起。

    郁闷……

    细雨初晴,飞燕停在檐头须臾却又飞走,蜻蜓几只早立在门前开得饱满的几朵芙蓉,芙蓉水露盛得多,娇艳非常。

    淡雾穿堂而过。

    我蹲于门前等珺潋,堪有地上之蚂蚁同我作伴。

    蚂蚁之身又小又弱,轻轻一捏就没了。我蹲得好好的,忽见眼前一个光影,遮住了我眼前明媚。我惊起,笑着喊道:“阿落!”

    我揉了揉耳朵看清楚之后,原来不是阿落。此公子轻紫的衣袂翩翩,腰间绑有一根蟒纹腰带,墨发华冠而束,面庞清秀优雅。

    倒是有些眼熟。

    他见到我合了扇子:“子……”他转念思了思,“姑娘,有缘幸会。你怎会在此?”

    我摩挲着下巴打量了会儿,想起来这不是那个叫苏漾的公子,还是苏尚一母同胞的弟弟。心里头想着怕不是他找我来寻仇。

    此番他来珺家,莫不是发现珺潋所做的缺德事。我一本正经道:“我名为玄璃,可唤我玄璃姑娘。”

    “其实我是……”我一本正经的思了思,“我是珺潋的长姐。”占珺潋便宜占得踏实舒心。

    其实我是想说我是珺潋的小妈,不过想着我看着还年轻他不会信。

    “珺玄璃”我补充道。实在暗叹自己机智反应快,堪称演技一流。

    眼前公子点头微笑,“鄙人字佳言,玄璃姑娘可唤鄙人佳言。”

    苏漾公子十分平易近人,略有亲切之感。我问他来意。他道他哥哥之死许和珺家有关联。

    他哥哥苏尚之死我倒是有些耳闻。苏尚被押送入京都问审的路上,惊现一群黑衣卫劫囚,两方厮杀之际,苏尚却遭黑衣卫杀害。

    黑衣卫皆被剿灭,每一具死尸皆有十分鬼魅的图腾。经查探,这图腾竟是御妖族巫马氏麾下组织祭影堂的图徽。

    不过黑衣卫头子手中也有一块属于珺氏用来调遣诏令的青玉佩。

    巫马氏和珺氏不和众所周知,此事引发的争议繁多,讲法多种多样,可比说书青年讲的东西还要稀奇。

    我摇摇头表示对他同情,虽然他看起来没有难过的样子。我告诉他珺潋怕是这几天都没得空见你。

    他虽一番可惜,但一点不气馁,便二话不说同我一起蹲着数蚂蚁。

    有人相伴着等珺潋,我甚是欣慰。

    有次我听书时,有一段记得尤其清楚:“珺潋此人,狠辣至极,折磨人的手段数不胜数。多少名门正派屈在他恶名之下……”

    我生疑,同珺潋有着深厚交道的我感觉,珺潋诡计多端,但倒不是那种穷凶恶极之徒。怕是世人对他误解至深……

    不过单纯害我,单纯害我。待我窥得他真面目,叫我瞠目结舌……

    午时趁他难得回来休憩,我端去汤水慰问他。炖汤的那只鸡可比翼城肥壮的多,路上我可是压抑着自己,奈何口水止不住。

    我欲敲门之际,便听到。

    “瓷骨灯长燃不灭,保着主上您寿命不绝,这等宵小之徒哪是对手……”

    听到有关瓷骨灯,便起了兴趣偷听。

    不时一阵漠然之后。

    “不过这些叛妖虽授命于我,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难保不会倒戈与我。”

    “要是这些妖反过来咬我,我必然,泥足深陷而不得善终……”

    听此言实在叫我吃惊惶恐。他同叛妖的关系,竟是如此。

    我原本以为同江湖上所言,珺氏一族遭了管理上的失误,才叫凶猛之妖和妖兽逃亡而叛。

    经江岷王一事,和后来人族奋战胜了叛妖一等。

    叛妖混沌之声已是残章短吟,如今更受关注的便是整个妖族同人族愈加崩裂的关系,乃至越加频繁的小战小伐。

    “如今这些妖已到了落幕之刻。不过他们挑起来的争乱还在不断发酵。”

    “人族和妖族终要有背弃敌视的一刻……”耳中听来他的声音

    我不解,哪会有人类期盼着人族同妖族迎来撕战。还是说他在图谋着什么。到底是什么样的图谋,能让他押上两族之战……

    我心悸胸闷。手不慎打翻了那碗汤水。

    他启门而观:“你在做什么?”

    纵使心里惧怕,我强装镇定自若,拾着地上的碎碗。我跺脚悲愤,指着地上石子,哀道:“绊得我摔了个半死……”

    “可惜了我给你做的汤……”一副目露哀戚、神情真挚无辜的样子,果然惹得他没有多加怀疑,安慰我道:“无碍。”

    登高楼能望见客舟几扁,皆游荡飘零,最后被芦苇掩映看不得见,芦苇丛生,也被朦胧雨丝捶打洗涤……

    我对着手上的灵鸟一阵叮嘱,叫它一定要把这信笺带给父亲。

    叛妖之祸原是珺潋一手挑起,不知其中还有什么原因和阴谋,不过珺潋现下煽动着两族之战。

    我开始对他有所忌惮,若不是有所求,此时我哪还会与他待在同一屋檐下。

    雨歇下后,闻到露浓湿润的清香味道,也难使我心情舒畅起来。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他牵来一匹棕马,将我抱着翻上马,新雨后的泥泞已湿掉了马蹄子。

    “难得空闲,想带你散散心。”他道。

    他一挥鞭,只觉身轻如燕,同他驾马驰骋。

    风在耳边呼呼的吹,心一惊胆一战。他紧揽着我在胸怀,手中之缰绳未松放。即使如此我劝他骑慢些。

    他应该没听见,眸中皆是一路上繁华喧嚣的风景。

    在大街上纵马忒疯狂了些。心中之顾虑和难安皆剩满脑子嗒嗒马蹄子声。

    不知何时骑到了郊外,满鼻子新鲜清爽的露水草味。他开始驱着马慢行,我的头也不大晃了。

    “你看,一个城的光景一下子看完了。”我头顶上,他轻笑道。我无奈笑笑,实质上我一路都在护着差点被刮下来的脸皮,哪来兴趣赏景。

    不过此般慢悠悠在野外草地上,也算能赏上一两个景。比如说碎枝灌木、绿树红花……

    忽听他叹着长气,莫不是也绝此景无趣。我转头望他,想出口说些什么,对视上他深邃清洌的眸子,他久视我似等我开口。

    而我却是咽了口水,话语皆被咽入肚中。

    听见他道:“有时候我会很厌恶活得如此明白的自己。”语气淡淡毫无波澜。

    我不知他为何作此言,便默默不作答话。

    哪想到一阵静默之后,他翻下了马,草地上踏上了重重的鞋印。猝不及防,他动作大力莽撞,将我从马上抱了下来,扯得我胳膊有些疼。

    我还未吃痛抱怨一番,他便急不可耐,一番拉扯,我被他抵着大桐树边上。猜不透他要做什么,他的额头抵着我的额头,一番叹息。

    “你动什么?”他语气十分诡异,我倒担心起来自身安危,“哪怕是此时我杀了你,也未有人知晓……”

    心脏砰砰要跳出来,颔首低眉,手中皆是虚汗。对他之惧怕愈加强烈,怕不是他知晓了我对他的企图。

    此时如同伴着一只睡眼惺忪的猛虎。他肩上落着几片枯叶。

    他浅笑,捏着我的下巴让我能同他对视上。浓重的鼻息愈加接近,我本意要躲开,他手之力道叫我动弹不得。

    右手抚上他那边胸膛,本意识到此是好机会,只是手只停在那处,没有再下来的动作,皆因是我心中惧怕。

    他捏起我的右手,不消一瞬,我之双手便被他牢牢抵在头顶。

    手背触着粗糙树皮,磨得我有些疼。

    我屈眉不快,挣着手欲摆脱此。他挑眉一语:“不高兴了?”我十分疑惑,他眼中玩味十足。

    没等他玩味多久,暗中一道光束袭来,从他背后直穿过他的胸膛。

    他的胸膛浸上了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