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灵异奇说 > 七宗罪.贪婪(四)
    随着晋慷的到来,徐二虎和栓子在给张秃子下葬过程中一直处于提心吊胆的状态。

    因为做贼心虚,他们不知道这个陌生人的来意,担心会不会是有人发现了当晚的事,叫来了警察。

    甚至在入土时,徐二虎还出现了幻觉,仿佛看到棺材板挪动了一下,当时就吓得他“啊”了一声。

    还好一旁栓子机智的打了圆场,说不小心踩了徐二虎一脚。

    待将张秃子入土之后,徐二虎和栓子就匆忙离开了,一边是心虚,一边是想弄明白晋慷的来意。

    “今天咱村来了一个外人?”徐二虎回家后问道妻子。

    妻子害怕的回答道:“对……对啊!就是脸上有道疤的那个,你应该也看到了呀!”

    “知道他来干嘛的吗?”徐二虎继续追问道。

    “这个不清楚,不过他跟景逸应该认识,我看到景逸主动跟那人打招呼,然后聊了一会儿,他俩就一起走了。”

    徐二虎点了一根烟,捉急道:

    “景逸?这小子大半年来都神神叨叨的,平时也很少出家门,听说好像还吃上素了。”

    “对啊!”妻子把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听景逸妈说,他整天拿着一本书看,嘴里还念念有词,要不是看他脑子很清醒,都打算请神婆看看是不是鬼上身了。”

    一提到鬼,徐二虎瞬时怒了:“闭嘴。瞎他妈的扯什么东西?这世上哪来的鬼。”

    说这话的时候,他自己心里都犯嘀咕,做了亏心事,尤其是杀人,最避讳这个话题。

    “可是。”妻子有种不详的预感道:

    “那刀疤脸看起来很特别,总感觉他跟普通人不太一样。景逸就对鬼啊神啊这类事入迷,你说会不会他现在这样,都是因为刀疤脸。”

    “你什么意思?那你说那刀疤脸是鬼还是神?我他妈都跟你说了别再提鬼这个事,你是又欠打了吧!”徐二虎愤怒道。

    妻子也崩溃了,哭道:“你平时小偷小摸赌赌钱就算了,为什么这次要杀人,还是相处一个村的人。”

    啪,徐二虎一巴掌呼到了他妻子脸上,然后抓着她头发低吼道:

    “死婆娘小点声,你是生怕别人听不到是吧?!我早说了,张秃子不是我杀的,是栓子和他朋友杀得,我是被拖下水的。”

    “还有。”徐二虎又扇了妻子一巴掌,咬牙狠狠地说道:

    “那晚本来都很顺利,不是你一个电话打过来,也没这么多事,老子就是被你个扫把星害得。”

    妻子捂着脸只能低声抽噎着。

    但其实徐二虎的妻子又有什么错呢?打电话只是担心他大半夜去哪了而已。

    如果他们不去抢张秃子,就算是打了电话又怎样?明明错在自身,却怪罪妻子。

    ……………………

    另一面,栓子去村里唯一的一家小卖部买东西,恰巧看到晋慷在小卖部门口蹲着抽烟,他警惕的看了晋慷一眼,然后准备若无其事的进去。

    但此时,晋慷说话了:“嘿,大哥,要不要找个地方聊聊?”

    栓子愣了一下,然后有些惊恐的盯着面前这个人。

    为什么谁都不认识谁,他会突然喊自己?他到底是什么人?

    “聊……聊什么?”栓子强作镇定道:“我跟你又不认识。”

    “你确定不想聊?”晋慷看着栓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此时,栓子心里很清楚,面前这人来者不善,这身打扮跟其他人也不一样,而且明显他的话里有话,肯定…………

    “那就到我家去坐坐吧!”栓子说道。

    晋慷撇嘴一笑,没再说话,便起身跟着栓子走了。

    到了栓子家后,栓子就赶紧把门关了起来,然后回身看向跟来的晋慷,发现晋慷依旧是面无表情,而且双手背在身后,很悠哉的样子。

    “我老婆回娘家了,现在家里就咱俩,你有什么事就说。”

    栓子直奔主题道。他必须弄明白这人的身份和来意。

    “你刚刚是准备去买东西的吧!”晋慷不慌不忙的在桌边坐了下来,点了一根烟说道:

    “可是,你这个钱不干净,花出去会倒霉的。”

    栓子此时怒了,他愤怒的用双手对着桌子拍了下去,随即指着晋慷问道:

    “你他妈的到底是谁?”

    晋慷依旧心平气和道:

    “别激动,我只是个懂些旁门左道的过路人,碰巧来这村遇到这档子事而已,我想,你应该懂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吧?。”

    “你不怕我灭口?”栓子脸色瞬间阴沉道。

    “哥,别闹。你打不过我的。”晋慷故意一改说话风格,听起来很高傲的样子,目的就是击垮栓子作祟的内心:

    “我本来可以报警,让法医开棺验尸,但那样子你和那个叫徐二虎的朋友可能在被抓之前就死了。”

    “你知道我们名字??还有。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栓子确实被晋慷的装模作样吓到了,语气顿时软了下来。也算是晋慷的心理战术有效了。

    但其实呢!身为一个有着阴阳眼的人,肯定能看出张秃子的棺材有异样,以及别人印堂发黑的,这也就自然能联想到有蹊跷。

    再加上景逸告诉了他徐二虎和栓子的名字,所以一切都是摆明了的事。

    而晋慷故弄玄虚只是为了确定栓子和徐二虎确实是杀了人、犯了罪。

    “今晚,张秃子的鬼魂会回来找你们索命,没有我,你们活不到天亮,连坐牢的机会都没有。”

    晋慷终于开门见山的说道,同时也是劝徐二虎和栓子自首。

    栓子开始害怕的喘着粗气,半信半疑的问道:“鬼魂??你是说,这世上有鬼?”

    “哼!有没有鬼,你今晚就知道了。”

    说完,晋慷便踩灭烟头,不再逗留,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栓子的家,只留下栓子楞楞的站在那里……

    不得不说,晋慷能耐很大,身为一个驱灵人,却不仅可以对付鬼,还可以替警察解决案件,冒着可能被灭口的风险去凶手家套话,真的不简单。

    其实他完全可以只负责把鬼除了,尽了自己的职业就行,查凶手的事只需要报警交给警察。但正义之心使他决定把这个工作也揽了。

    当晋慷回去时,景逸已经在门口等他了。

    “哥,怎么样?弄清楚了吗?”景逸看晋慷回来,迎上去问道。

    晋慷点点头道:“跟我想的一样,张秃子是被徐二虎和栓子杀得。”

    “啊?!”景逸震惊道:“那要不要报警?”

    “暂时不要。现在最大的问题的是张秃子的鬼魂。”晋慷解释道:

    “你想啊!一旦报警,警方为了得到证据实施抓捕,还要开棺验尸,闹出这么大动静,张秃子是不会出现的。”

    景逸疑惑道:“那不正好?等警察把徐二虎和栓子抓进去,他俩也死不了,张秃子也因为报不了仇可能就下去了。”

    “你想的太简单了,确实,他俩被抓进去后,张秃子不敢进警局或法院,毕竟这些地方都有国徽,魂魄害怕这个,但是。”

    晋慷继续说道:

    “你也说了,张秃子生前也不是什么善茬,死后又怨气太大,那么一旦他报不了仇,很有可能会对无辜的村民下手,目的是为了提高一个层次,变得更强,到时国徽可镇不住它,徐二虎和栓子还是活不了,甚至执法人员也会受到牵连。”

    “这样啊!那只能按你说的做了。”景逸苦恼道:

    “你也跟我说过,魂魄没害人的[3Q中文 www.xbshu.cn]话,咱就不可以驱它们,不然就是恶意插手阴间的事,会折寿的。。那么就是说,张秃子再没对徐二虎和栓子下手前,咱不可以用罗盘找出张秃子,提前灭了他喽。”

    晋慷面露喜悦的看着景逸,满意道:“可以啊!看来你这几个月真学到点东西啊!”

    景逸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慷哥,今晚要准备些什么吗?”

    “不需要了,这个程度的鬼很容易对付,可能连我的这把驱灵匕首都不需要用,单单这八卦玉坠就解决了。”

    晋慷掏出口袋的玉坠对景逸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