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灵异奇说 > 七宗罪.se欲(二)
    因为车后座还躺着个大醉不醒的女孩,所以吴凯开车回到居住的小区楼下后,并没有上楼睡觉,而是选择靠在驾驶座位睡了起来。

    毕竟如果抱女孩到家里睡的话,醒来肯定会闹出误会,到时就解释不清了。如果只是自己上去的话,那留女孩一个人在车里又怕有危险,所以思来想去只有这个办法最保险。

    说是睡觉,其实吴凯趴在方向盘上脑子里在想着别的事情,想着一件这辈子他都不会忘记的悲痛,也是他开始去酒吧街搭救遇险女孩的主要原因:

    原来,吴凯有一个妹妹叫丽丽,长得很漂亮。

    丽丽跟大部分年轻女孩一样,也喜欢去酒吧这种地方玩,时不时就会约上几个同事或好友到里面寻开心,而且每次都是不喝醉不离开的那种。

    尽管吴凯也多次劝妹妹少去那种不正当的地方,但丽丽根本不听,依旧是我行我素的。

    要说丽丽除了喜欢去酒吧外,也没别的坏习惯,还是个挺不错的女孩的。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最终不幸的事发生在了吴丽的身上。

    一天晚上,丽丽跟好友喝的醉醺醺的出了酒吧,如往常一样,她总会跟一个叫阿燕的女孩顺路一起回租的房子里。而阿**时不怎么爱喝酒,所以每次都是两杯下肚就不喝了,也正好可以带每次都喝的东倒西歪的丽丽回去。

    但那晚不巧的是阿燕临时有急事,需要赶紧到隔壁的市里去一趟,于是阿燕就打电话让开出租车的吴凯来接丽丽回去。电话那头的吴凯正好就在附近的不远处,开车十分钟就够了,便答应了。

    阿燕想着十分钟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再加上自己确实很急,就把丽丽扶到酒吧门口的座椅上躺着,叫来服务员帮忙盯一会儿,然后自己就急匆匆的走了。

    可怎么也没想到,这就短短的十分钟时间里,事情就发生了……

    在服务员去忙手上的工作时,一个男人将熟睡的丽丽抱起来带进了事先停好的一辆车里,接着就扬长而去了。

    当吴凯开着出租车来到时,怎么也没找到丽丽,打电话也没人接,他就只能打给阿燕确定一下位置,毕竟这条街酒吧多,担心找错地方了。可当地方确认没错时,吴凯的心里着急了起来,他拉来一个服务员询问丽丽的下落,但得到的答案是没见过。

    酒吧街的混乱吴凯是清楚的,他的脑海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丽丽可能出事了,要求酒吧调查监控时却被告知门口的监控坏了,而报警的话,失踪不足二十四小时是不给立案的。

    焦急无措之下,吴凯只能开着出租车满大街的找,可这简直就是大海捞针,根本不可能找得到……

    当吴凯再见到丽丽时已经是第二天了,丽丽竟然已经去了工作的地方干活了。

    看着神情恍惚、无精打采的丽丽,直觉告诉吴凯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于是他便问丽丽昨晚人在哪里,但丽丽却支支吾吾始终没有说出实话。

    算了,只要没出事就行了,吴凯这么想着,然后照常跑出租去了……

    直到有一天丽丽打电话向吴凯哭着讲出了那晚发生的事后,他顿时感觉被五雷轰顶一般难受,没想到,丽丽竟然被“捡尸”了。

    丽丽之所以选择说出来,就是因为这些天她一直在受这件事的困扰,无法走出心里的阴影,整个人一蹶不振,都快要崩溃了。

    吴凯虽然心里气丽丽不听劝,但事情已经发生了,能怎么办呢?报警只会将这件丑事被更多人知道,这肯定不是丽丽想看到的,于是只能每天到丽丽那里安慰着。

    可最终梦魇战胜了理智,丽丽还是在租住的房子里割腕自杀了……

    从此,吴凯走上了匡扶正义的路,一边是为了帮助跟丽丽一样遇到危险的女孩,一边是为了找出糟蹋妹妹的人。

    他相信那个人肯定还会在酒吧街出现,于是每晚都会去那里一趟,只要遇到“捡尸人”就想办法让其上自己的车,然后带到偏僻地方打一顿,顺便拿出丽丽的照片逼问是不是“捡”过这个女孩。

    今晚那个胖男人虽然嘴上说的是第一次干,但这种人说的话肯定不能信的。

    可就在他正准备问胖男人是不是见过丽丽时,晋慷就稀里糊涂的出现了,把他这个可能找出罪人的机会给破坏了。

    为了不把事情闹大致使晋慷报警,他必须走,不然就没有机会替丽丽报仇了。同时他也不希望害丽丽的人被抓,因为他必须亲手杀了那个王八蛋才行…………

    虽然现在时间很晚了,但对于一些类似于酒吧街那种地方来说,人依旧很多、很热闹,似乎这些人永远都不知道疲倦,每晚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在一个大排档里坐满了出来宵夜的人,他们吃着小烧烤,喝着冰凉的啤酒,一个个的相聊甚欢,根本不在乎时间。其中也不缺乏一些出来卖唱赚钱的人。

    卖唱的在路边陶醉的弹着吉他,伴随着悦耳的曲调,哼起了心中认为有感觉的歌:

    “酒红灯绿的灿烂春光,醉了多少个无知的疯狂,谁都有权利做梦一场,最后的结局是梦断情殇。。。眼花缭乱的yu望天堂,有多少人迷失了方向,分不清那些虚伪心肠,却偏偏还要尝尝爱的芬芳……”

    这时一个女孩醉醺醺的路过大排档,看样子是刚从酒吧里出来,家应该离的也不远,所以悠悠荡荡的独自走在回去路上。

    而大排档里,有三个男人注意到了这个女孩,接着三人就互相使了个眼色,立马付了饭钱就站起身走了。

    他们开着车一直跟在那个女孩身后,直到跟到了路灯不算亮、行人不算多的路上后,确定没人能注意到他们的行为时,便将车加速开到女孩前面停下,接着两个人就冲下车把那女孩给抬进了车里走了。

    期间负责控制女孩的两个人手还不老实的在女孩的身上每一处部位乱摸。可是女孩醉的并不是太严重,脑子还清醒的她就开始奋力反抗,没想到遭来了一顿毒打。

    这三人是惯犯,经常的在大晚上出来物色可以下手的猎物,很不幸,女孩就被盯上了。

    车子一直行驶到郊区才熄火,这个时间的郊区才是真正的荒无人烟,不管干什么都不可能被察觉,于是车里的三人准备把强行绑来的女孩给**了。

    柔弱的女孩肯定阻止不了被侵犯的命运,她绝望的望着车顶,任由那三个男人一件件的脱去她的衣服,一丝不挂的躺在那里被实施野兽般的发泄。

    每一分每一秒对女孩现在的处境来说都是极其漫长的,她无可奈何,孤立无援。

    完事后,三个人将女孩以及被脱去的衣服一块儿给扔下车,就疾驰而去了,看样子都毫无罪恶感,还有说有笑的。

    而女孩淡然从容的穿上衣服后,就跌跌撞撞的消失在了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