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繁花巷尾 > 19.爱情
    丁梦喝完饮料,在看一眼冰箱,里面已经让她拿空了,看了一眼宋清远的房间,门还是关的,她抿抿嘴,自己拿着钱包出去买饮料了。

    青岛的夏天很热很闷,还好临近海边,空气中的微风阵阵袭来,倒是让她有些轻松。

    很快,就要跟这里说再见了。

    她在楼下的便利店拿了不少饮料,满满两袋子,沉甸甸的往楼上走。

    小区很安静,进了电梯,很快就到了楼上。

    她走到门口,放下饮料,正要按密码,忽然听见里面有人说话,她轻轻推了推门,门竟然没锁,她记得自己走的时候,是锁上的。

    难道家里来人了?

    她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漏出了客厅的两个人。

    蒋晓卿一头乌黑长发披肩,身上穿着漂亮的连衣裙,坐在宋清远的身边,眼神满是爱意。

    她拉着他的手,“我只是担心你。”

    宋清远皱了皱眉,正要抽出来手,猝不及防的,她突然吻到了他的嘴,他顿时瞪大眼睛。

    而这一幕,全让丁梦看在了眼里。

    她空荡的心,以及此时的彷徨,让她整个人呆在了原地。

    或许,这就是人心。

    有些人可以同时喜欢很多人,而有些人,可能就会喜欢一个人。

    她苦笑,转身离开了这里。

    老罗的车停在了学校门口,她看着自己的手机,已经好几个小时过去了,他没有任何电话,任何微信,她自嘲的笑了笑,忽的把手机扔向了学校门前的水池里。

    再见,初恋。

    丁梦果断的上了车,利索的将这里的一切从脑海里忘记,或许,她不该出现在这里,破坏了他们原有的生活。

    如今,她离开了,从他们的生活中离开了,把原本属于他们正常的生活,还给了他们。

    老罗看着眼前心事重重的丁梦,皱皱眉开口“不舍得?”

    丁梦回过神,表情已经恢复如初,如同从未经历过什么一般开朗“这次去哪里?”

    老罗打开笔记本,“我给你定了夏威夷的机票,你先去那边度假躲一阵子,丁家最近有大事发生。”

    “大事?”

    丁梦皱眉,虽然不太想回去,但是她多少有些担心,并不是担心别的,而是不希望这些事牵扯到自己。

    “嗯”老罗把笔记本放在她面前“老爷子应该是立下了遗嘱,几个长辈应该是开始有动作了。”

    她看了一眼视频,没在说话,那个老人,她对他没什么好印象,印象里,他从来不对任何人微笑,甚至是说话都特别严肃,她很小的时候就很怕他,现如今,他病重躺在床上,她依旧觉得他还是那般严厉。

    合上笔记本,老罗扶了扶眼镜“如果机场临时被封,计划会立马改变。”

    丁梦并不在意,毕竟一切都无关紧要了,她此时,已经不会在意那些了。

    这次来青岛,她学到了很多,也长大了很多。

    多年之后的今天,丁梦依旧能想起来,当年她离开这里的心情,是那么的沉重,也不知道花了多久,才渐渐平静了那段情绪。

    丁梦看着眼前的宋清远,他还是那个他,只是更加成熟了,比起大学时候的他,褪去了年少的轻狂,越发沉稳,甚至有些她看不明白的深沉。

    那段大学回忆,只怕是永远留在她的脑海里,越发模糊,直至想不起来。

    岁月还是残忍的,他们在前行的道路上,渐渐跟很多人分分合合,最后走到一起,甚至能有碰面的都不多。

    丁梦忽然想起那个蒋晓卿,当年,自己看到别的女生亲吻宋清远,因为目睹,所以接受不了,所以选择逃避,现在看来却突然想知道她的下落,想必,他一定知道。

    宋清远把热牛奶放在他面前,“那些老同学我虽然有联系方式,但是交流很少,如果你想见谁,我可以联系到。”

    她揉着眉心“蒋晓卿”

    他一怔,继而回答“她的联系方式我没有。”

    “不是说有所有人的联系方式吗?”

    宋清远皱眉“所以当年,你离开,是因为她?”

    丁梦喝了一口牛奶,靠在沙发上“不是。”

    他再次皱眉“你就不能告诉我实话吗,为什么总是飘忽不定,为什么满世界的跑,你是得罪了什么人吗?”

    “你已经问我很多次了,我回答不了,我不想让你参与我的事情上。”

    她眉眼里多了几分复杂,丁梦很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如果宋清远查到自己的一切,一定会去丁家找自己,跟丁家对抗,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不想断送了他的大好前程,起码,在老爷子死之前,她不希望他受到任何关于丁家带来的压力。

    宋清远曾经一度想过她最坏的一面,可能是国家级别的间谍,身上可能带着机密,但是思来想去,他从来没见过任何有关部门找到她,她能明目张胆的在学校上学,说明绝对不是间谍类别的。

    除此之外,他想不到还有别的让她东藏西躲的理由。

    宋清远坐在她身边,伸手把她纳入怀里,下巴抵住她的额头“这次,我不会放开你的。”

    丁梦一愣,继而看着他的衬衣扣子发呆,有多久,她没这么舒服放松的坐着了,哪怕在外面流浪,也从来没像今天这么安心。

    或许,她真的躲不动了,是时候该回家了,只是,眼前这个人成了她回家的阻力。

    有了宋清远,她更不能回去了,如果回到丁家,按照丁家的规矩,结婚也是提前安排好的,她会再去失去选择的权利。

    那种生活,形同死尸,她不想要,更不想生活成一个傀儡。

    丁梦靠在他胸膛上,“好,不走。”

    外面的月光正好,青岛的夏天,知了格外的殷勤,响声贯彻了整个小区,让原本宣泄的城市,多了几分大自然的力度。

    房间的灯光调到了最低,暗灰的墙面上照射两个人相互依靠的背影显得格外温馨,或许,这就是丁梦一直可望不可及的爱情。

    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渴望的爱情,此时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