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锦鲤嫁到:重生极品农家 > 第035章 奸商
    “不行?”冯掌柜环顾四周,没一样像样的摆设,说家徒四壁也不为过,自己肯出钱买,她还不卖?

    而且瞧着她娘吓得那样子,也不像是能拿的出五两银子的,他之所以同意进来,就是想着先礼后兵,日后传出去了,也不是他们轩华楼不讲道理。

    冯掌柜忽然想起黑脸大汉对小姑娘的评价来了,着实有趣,他好歹也四十来岁的人了,小女娃心里头想啥,他自然看出来了。

    “你引我们来屋里吃饭,不就是为了向我们推销花椒吗?怎么这会儿还拿娇不卖了呢?小丫头,别我给你机会你不要,到时候你哭着求我可没用。”

    小把戏被看穿了,苏欢宝也不慌,反正不管是掌柜还是老板,没道理放着银子不赚啊?

    “您别着急,我留着花椒就是为了做这道麻婆豆腐的,我哥欠了债,我就等着用这道菜翻身呢,您把花椒买去了,我们日后吃什么,喝什么?”

    冯掌柜嗤笑一声,摇着头,眼里满是玩味和戏虐,黑脸男人却快人快语,“小丫头,大白天的你做什么梦呢?你就这指着一道菜开饭馆吗?哈哈哈……”

    苏欢宝也不恼,笑嘻嘻的道:“不啊,开饭馆我没有钱。”

    “那不就得了,赶紧把花椒卖了的,还能还点债。”

    苏欢宝眯着眼睛,笑起来还有两个浅浅的梨涡,还是挺招人喜欢的,“我为啥要开饭馆呢?我把花椒连同能做的菜的方法的一起卖了,随便哪家饭馆应该都会给我不少钱的哦,没准靠着我的法子能够一跃成为咱们栖霞镇第一大酒楼也说不定呢。”

    “你可真敢说。”黑脸男人没当回事,笑呵呵的又去吃菜了,然后满意的频频点头。

    他不是这个行当的人,自然对苏欢宝说的不上心,但冯掌柜却听出来了,小丫头不只在给自己指路,还顺便威胁了下自己。

    他真是又气又笑,感情要是自己不从她这里把东西买了,还会给自己的竞争对手留下机会,好,好样的。

    “那你且说说,你会用这花椒做多少道菜,我且看看值不值五两银子。”

    苏欢宝觉得跟聪明人谈事就是省事儿,“那可多着呢,我数数啊……”

    苏欢宝掰着手指,“五六样吧,椒麻鸡更好吃,可惜我家没鸡,不然我也给您做来尝尝。”

    “那你家有多少斤的花椒呢?”冯掌柜又问,但间接的说明他已经动心了。

    苏欢宝知道这是个好兆头,他问什么便答什么,有一说一,绝不欺瞒。

    冯掌故一开始还真没把她当回事,可聊着聊着不免重新打量站着的小女娃娃,除了模样外,怎么看怎么像个精明的商人,有些他没想到,没问的,她都会言语里带出来,仿佛她已经把自己看穿了似的。

    少年哦不对,应该是少女可期。

    苏欢宝也是大着胆子与虎谋皮,没想到一番操作下来,冯掌柜竟然真的同意了,答应她用花椒和她做菜的方法来抵债,就连吃菜的黑脸男人都吓着了。

    花椒要是当中药卖的话,价格很便宜,而且药铺还不收,至于做菜的方法,她想过了,即便自己不说,人家大厨子也会自己研制的,即便做不出椒麻鸡或许也有别的美食,人的创造力是无限的,这样搭配着卖出去,还了债也是美事儿一桩。

    也不知道秦氏去哪里喊人了,但苏欢宝绝度相信她不是多出去不管自己了,反正等到一伙人丢下苏有才按的字据,拿走了花椒和方子的时候,他们还没回来。

    冯掌柜出门的时候无意间瞥见了眼苏有才新砌的菜地矮墙的时候,脚步停了下来,蹲下身子在几块石头上摸了摸。

    苏欢宝认出了那些石头就是自己大价钱买回来的,难怪她这几天没找到呢,居然被砌墙了,她正打算买个锯子回来开石头呢,管他有没有呢,总得开出来让她死了这条心啊。

    “丫头,你家拿这个砌墙?”冯掌柜摇着头道,笑容有些耐人询问。

    苏欢宝不是蠢笨之人,又知道有钱人总有个雅兴玩个字画买个石头啥的,兴许他就是看出来什么了,所以故意套套他的话,“石头不就是砌墙的吗?”

    “石头?好吧,是石头,丫头,你们家什么时候卖房子的时候可以来通知我,我看在认识的份上,肯定比旁人出价高。”

    奸商!

    苏欢宝内心吐槽,面上却笑呵呵的,觉得他就是话里有话,“好啊,那可得问问我爹了,我可做不了主,别忘了您答应我的事儿。”

    冯掌柜看了看她,小大人似的,“忘不了,”

    ……

    “快点走,你是七老了还是八十了,欢宝一个人在家呢,要是吓着了,我扒了你的皮。”秦氏的大嗓门还没到院子里呢,苏欢宝就听见了。

    头前走着的是秦氏和苏有才,苏大福和苏谦紧随其后,苏欢宝看到他们临进屋前,她老爹还抄起了扁担,看样子是要跟人干架。

    然而几口人各自拎着顺手的家伙进到屋里的时候,却发现只有苏欢宝一个人坐在那里,全都愣住了。

    “欢宝,人……人呢?”苏有才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问道。

    苏欢宝耸耸肩,“走啦。”

    “走了?你给他五两银子了?”苏有才问完后自己都觉得不可能,“你哪有那么多银子啊。”

    苏大福瞪了他一眼,“被说话,让欢宝说,人哪儿去了?”

    秦氏推了他一眼,赶紧走到苏欢宝身边,从头到脚的好好查看,确定才没伤着后作势就要把她抱在怀里坐着。

    苏欢宝很不喜欢这样的亲昵,尤其是秦氏的身上还有那么一股味道,“娘,热!”

    秦氏撇了撇嘴,“热个屁,你就是嫌弃娘,直说呗。”

    苏欢宝哭笑不得,赶紧给秦氏端了杯水,让她消消火,把事先准备好也跟冯掌柜商量过的话说了一遍。

    苏有才听的一怔一怔的,“他真的先还一两,剩下的两个月还清?”

    “冯掌柜看咱们家穷,瞧我可怜,我又把之前摘的那些花椒送给了他,他才答应的。”

    没办法,不这么说,是根本存不住银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