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狂妃之明月罩西楼 > 125 怒火滔天的世子爷
    江明月戴着帷帽,轻纱遮面,公堂内外的人都看不见这位二小姐的脸,只听着这位说话的声音轻轻柔柔的,有这么一副嗓音的人,就不太有人信,这是个会跟人争吵的小姐g。

    不过赵凌霄没这么想江明月,他看过江明月是怎么对付魏家姐弟的,这位小姐能装会演,必要的时候还能豁得出去,要说这位人畜无害,那是辱这个词了。

    “医馆里有……”

    “原来世子爷昨夜遇上刺客了,”两个人同时发声说话,却还是江明月抢了先,江二小姐说:“可这刺客与我姐弟何干呢?世子爷与我说刺客,这好生没道理。”

    赵凌霄:“刺客在医馆。”

    “这不可能!”江屿叫了起来,“你说我们姐弟二人与刺客同在一家医馆?根本没有这回事!”

    赵凌霄:“若是这样,那你们何苦拦着我的下人不让查呢?”

    “抓刺客,”江明月道:“这是九门提督府的事儿,世子爷若是知道了刺客的行踪,那你应该来九门提督府报官,你王府的侍卫可没有搜查医馆的资格。”

    两个师爷到了这个时候要给江明月鼓掌了,你看,世子爷说我遇上刺客了,人江二小姐说这与我何干?世子爷说我的人去医馆是去抓刺客的,人江二小姐说这不是九门提督府的活么,与你何干?

    反正你跟我说事,我跟你说道理和规矩,在话头上,你永远别想踩我头上去。

    赵凌霄这时道:“可小姐府上的家丁,也没有拦我府上侍卫的资格,论理,这不是小姐应管的事儿。”

    江明月:“世子爷也说论理啊,论理您就不该坏了规矩,您遇刺,圣上已然知道此事,那圣上岂能不为世子爷作主,九门提督府难不成还能抗旨不遵,不出力捉拿刺客?”

    乔镇:“……”

    圣上还真没下这道旨,可本将军现在不能说这话。

    江明月:“明明是世子爷您多此一举,最后被叫上公堂的却是我与我弟弟,我们姐弟二人此番的无妄之灾,世子爷你要怎么说?”

    众人听到这会儿,对江明月和江屿都挺同情了,这真是无妄之灾了,人姐弟俩好好的去个医馆,遇上你涂山王府私拿刺客,听着还是个没影的事,这简直就是没道理的事啊。

    “幸好我大弟如今也将将能顶一顶我江家的门楣了,”江明月说话突然就哽咽起来,“否则,今日岂不是要我一人上公堂?”

    “二姐,”江屿喊了江明月一声。

    江大少这会儿很沮丧,说好的今天他来出头,结果他不是赵凌霄的对手,几句话就败下阵来了,哦,他甚至都不太能听懂这假仙儿的话意,最后还是得累他二姐出头。

    “世子爷你欺人太甚!”江明月声音哽咽地冲赵凌霄道。

    “欺负个弱女子,和人家的幼弟,”福王这时道:“这算什么本事?”

    “二姐,你别哭啊,”江屿这时冲江明月急道,他听见他二姐在哭呢!

    “都把二小姐欺负哭了,”围观众人这时也在议论了,人都同情弱者,江明月前边话说得滴水不漏,这会儿再一哭,哪还有人会向着世子爷了。

    被人兜头泼脏水的滋味,赵凌霄算是亲身体会到了,明明理在他这里,遇见坏人了,更何况是要杀自己的刺客了,谁说事主不能去抓,非得先报官等官兵来的?你拦着不让苦主捉凶,你还有理了?可世子爷也清楚,他再跟江明月扯下去,他讨不了好,还会让江明月借题发挥,再泼他几盆脏水。

    而且,赵凌霄也察觉到,江明月冲他泼脏水的同时,这位还在护卫江屿。听听这位说的话,也将将能顶一顶门楣,二小姐这话是在说,江屿能顶起安远侯府的门楣了?压根儿不是!这位是在说江屿年纪小,被逼无奈才站出来撑一撑家中门楣的。

    让姐姐出头应事,自己一个男丁却缩在后面的丢人事,被江明月一句话,就把这个要命的局面给解了。

    这二小姐,赵凌霄看一眼江明月,还没及多想,就听人群最外圈有人喊:“把人欺负哭了?赵凌霄,老子跟你拼了!”

    赵凌云带着葫芦一帮人,双手扒拉着,硬生生挤出了人群,冲进了公堂。

    “赵大,”福王喊。

    守着公堂门的王顺子就紧张起来,这位也来了,今天这事儿是不是又难了了?

    看见又有人闯上自己的公堂,乔大将军连管一管的心思都生不出来了,这时候面前这帮人谁能服他的管?

    赵凌云手里拎着马鞭,怒不可遏地瞪着赵凌霄,“狗一样的东西!”赵大老爷开口就骂。

    赵凌霄是王府的世子,赵凌云呢,住的是越国公府,可身上的爵位是一等将军,论身份地位,赵凌云远不如赵凌霄来得尊贵。可就是这样,赵凌云怒极之下,冲着赵凌霄还是张嘴就骂。

    在京师城,你赵凌霄就算是天上的神仙下凡,你他娘的也得给老子趴着!

    赵大老爷骂还不算完,他没打算跟赵凌霄讲道理,他连架都懒得跟赵凌霄吵了,欺负我未过门的媳妇?老子扒了你的皮!

    被赵凌云冲上来,抡鞭子抽的时候,赵凌霄有那么一瞬间的愕然,就是那种,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但随即,世子爷的心中就翻涌起了滔天的怒火,你怎么敢?

    一鞭子抡空,二鞭三鞭还是没打着人,感觉自己抡鞭子是打不着人了,赵凌云把鞭子一扔,挥拳头要跟赵凌霄肉搏。

    这种时候,福王当然不会站在旁边光看着,嗷的叫了一声,福王也冲上去,挥着拳头跟赵凌云同仇敌忾了。江屿犹豫了一下,也撸了袖子上前参战,这个时候不打,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

    涂山王府的人见公堂里,三个人合伙打他们世子爷一个,马上就想进公堂护主。可王顺子这时候带着福王府的人,就守在公堂门口呢,一拨人要冲,一拨人要拦,于是公堂大门外很快就也开战,战况比公堂里要惨烈多了。

    “别打,别打了!”乔镇在公堂里喊,只可惜无人理睬乔大将军的喊话。

    至于九门提督府的人,呵呵,连他们大将军扯着喉咙喊都不好使了,他们上去能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