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我在异世当领主 > 第九十六章 剑光
    远在阵地中央的杜克也一眼发觉了莱尼娅那个方向的一样。

    等他定睛一看也瞬间被讶异的情感填满了脑袋,对面那些人穿着熟悉的白色罩袍和链甲,头上戴着铁罐头一般的头盔,重要的是胸前那即使再浓雾之中依然有些晃眼的黄金圣徽。

    这些都无不昭示着这批人就是之前出现在北境要塞的圣女卫队,泰格的手下。

    只是此时他们都一言不发,阴沉着脸沉默地举着长枪缓慢地向自己这边靠近,而周围的魔兽也诡异的没有对他们发起进攻,甚至都在有意无意地躲着他们绕行。

    “领主,我在这些人身上感觉不到生命的气息。”

    观察了一会之后,莱尼娅小心地靠近杜克在他耳旁低语道,她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音量不让周围的士兵听到。

    嘶!

    在莱尼娅提醒之后,杜克再次仔细观察发现这些“人”行动起来不仅缓慢,而且步伐有些僵硬和怪异。

    联想到这些人又没有了生命气息,杜克的大脑中马上就闪现出无数关于丧尸、僵尸的传闻。

    他没想到在前世只能够在电影中看到的场景如今居然会活生生,或者说真实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并且明显地对自己抱有敌意,马上就要发起进攻。

    “我们要如何应对这些僵尸发起进攻,现在以我们的手段能够抵御他们吗?”

    环顾一周之后,杜克马上就意识到自己这只队伍里面没有任何与光明教会有关的职介。之前的泰格还勉强算是一个有着光明祝福的圣堂骑士,在对付这类污秽之物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和效果,结果现在他人却不见了踪影。

    一般而言这些鬼物的生命力都十分顽强,即使是受了一些对于人类来说算上致命伤害的创伤都可以继续战斗,而且对除了光明魔法之外的法术都有着良好的抗性,关键是这些人生前还都是身手不错的圣堂骑士,这对于阵地的威胁无形之中又提升了一个档次。

    恰好杜克和莱尼娅停留的地方是铁砧负责的防线,在听到他们两人的商议之后他有些不在意地道:“再诡异的邪物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

    说话间,他就端起了自己的蒸汽步枪,屏气凝神用凸起的望山仔细地瞄准前方,随着砰的一声闷响,十几米外最近的一个“铁罐头”几乎是应声而碎,四散的铁片和各种各样的脑容物飞溅到四周。

    然而失去头颅的那个前圣堂骑士只是顿了顿,略显茫然地用空着的左右摸了摸曾经是自己脑袋的地方,很快就若无其事地继续蹒跚着前进。

    “这......”

    僵尸身体之坚强有些超乎铁砧的想象,他本来还以为将作为万物中枢的脑袋打掉对于僵尸来说也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没想到对方依旧像没事人一般继续往这边走来。

    不过杜克却发现这群僵尸并非不可阻挡,虽然无法彻底灭杀他们,但是却可以运用一些巧妙的发放击碎他们的身体来达到相同的目的。

    “传令下去,一旦这些僵尸靠近过来就瞄准他们的四肢射击,让他们留在原地用头来走。”

    观察了一阵之后,杜克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想法可行,便吩咐下去让士兵们照做,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失去了活性而身体各个关节变得脆弱,即使是魔能步枪只要击中也能够很轻易就将它击碎。

    士兵们按照杜克的方法确认很快地就能够见到成效,原本即将成为极大威胁的骑士僵尸现在都被打断了四肢,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在地上蠕动着,只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在前进分毫。

    莱尼娅见整个阵型总体还比较稳定,一时半会也不会被涌上来的魔兽冲散,就提着剑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巡视。杜克则继续回到阵型中间的物资堆积处把守,时不时地他还帮助那些管理后勤的士兵搬运一箱箱的弹药,

    刚开始那些士兵还很抗拒,但是在杜克的强硬要要求而且确实需要人手的情况下最终他们都默认了领主的帮助。

    在另一方面,杜克也悄悄地趁着所有人都不注意将自己在系统物品栏内存放着的五箱魔法爆弹运来出来,然后放置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只等情况不对的时候再分发下去作为杀手锏使用。

    由于战术得当而且火力强劲,即使救援队组成的圆阵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却能够保持着阵型不乱,而且没有一人伤亡,就这样顽强地与不断涌出的怪物僵持了大约半小时之久。

    然而就在杜克认为按照当前的情况能够一直僵持下去直到暗中隐藏的终焉教会操纵者忍不住掷出更大的筹码或者撤退时,异变顿生。

    原本维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的战场上忽然闪现出一阵炽热的白色剑影,毫无征兆地就逼近了救援队组成的阵型,转眼间就要将最近的几个士兵和战马切成碎屑。

    还好在一旁督战的莱尼娅保持着十分的警惕,在一点光芒出现在迷雾之中时就被她强大的感知能力捕捉到,马上就提着自己的佩剑喷薄着火红色的斗气一剑刺出将逼近而来的剑影搅碎。

    锵的一声,两把宝剑在短暂的远程试探之后交击在一起,发出悦耳的脆响。

    一个穿着银白色板甲的女性骑士出现在了莱尼娅的面前,正是之前和泰格在一起的担任副卫队长的那个沉默女骑士。

    只是此时她的状况非常凄惨,一个碗口大的创口将她左胸处洞穿,透过这个窟窿还能够看见创口处模糊的血肉和不翼而飞的心脏。

    她的嘴唇发黑、脸色一片苍白,显然也是死去多时,现在也是被终焉教会某种不明的邪术操纵着对他们发起无意识的攻击。

    杜克在远处看的不太真切,便又靠近了一些观察,很快他就惊悚地发现对方的创伤貌似是从背后被某种利器直接洞穿造成的致命伤口。

    “莱尼娅,小心她的同伙!”

    然而杜克的提醒还是晚了几分,几乎是在他说话的同时莱尼娅背后的空间就像是出现了一阵波纹状的扭曲,另一个穿着银色板甲的身影划出一道红黑色的不寻常剑光往前面还没时间察觉的首席骑士的脖颈上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