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学验尸官 > 第114章 判断死亡时间的方法
    “的确...这样根本就看不出根岸先生死了多久。”

    虽然完全是业余选手,但毛利兰也能通过普通人的思考方式去理解林新一的话:

    就像是猪肉...

    一块肉要是放得久了,肯定会会发臭、会变色,一看就能看得出来。

    但要是有黑心商家把坏肉高温加工做熟了,食客恐怕根本看不出这肉放了多久。

    “那现在该怎么办?”

    毛利兰一脸好奇地问道。

    她现在就像是大雄遇到哆啦A梦,一有问题就会去找林新一。

    而林新一还真像是无所不能的哆啦A梦,每次都能回答上她的问题,让她学到知识。

    这一次,毛利兰同样期待着从林新一口中得到答案。

    但林新一却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自信回答。

    “这个问题...我暂时也没想到。”

    他给出了一个无奈的答案,同时也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判断死后焚尸案件的死者死亡时间,本来就是难题。

    尸斑、尸僵、尸温这些常规的判断方法都因为软组织炭化而失去效果,而高温又会毁掉尸体内部的腐败征象,杀死器官组织的腐败菌群。

    在现实的案件侦破中,想要判断死后焚尸案的死亡时间...

    一般都是先想办法确认死者身份,然后走访死者的家人朋友,确认死者在失踪前,吃过的最后一餐的时间。

    然后,再通过肠胃里食物的消化程度,或者从胃肠动力学出发,通过对死者胃肠内容物迁移距离的测量,代入公式计算,推测出死者在吃完生前最后一餐之后,还大概存活了多久。

    结合通过走访调查确认的最后一餐的具体时间,才能反过来推测出,死者大致的死亡时间。

    但现在,这个案子却具有十分的特殊性。

    “阿部丰那混蛋,大概率是请人假扮了死者,再雇佣毛利大叔去跟踪那个假货,制造出了根岸先生周三晚上还活着的假象。”

    “这样一来,我们根本没办法知道死者到底是在哪一天、哪个时间失踪的。”

    “死者最后一餐的时间,也就很难通过调查来确定了。”

    想到这里,林新一有些头疼:

    死后焚尸,毁掉了痕迹。

    凶手的诡计,又阻碍了调查。

    他也没想到,毁尸灭迹的反侦察手段,加上这种伪造不在场证明的杀人诡计,结合起来,竟然会造成这么大这么麻烦。

    仔细想想,如果解剖都确认不了死者死亡时间的话...

    想揭穿阿部丰的谎言,也就只能靠搜查一课,去抓到那个被阿部丰请来扮演死者的“演员”了。

    但阿部丰心思如此缜密,这么大的漏洞怎么可能可能不放。

    他既然敢请人来假扮死者,就一定是确保过,让那个人很难被警察找到。

    更不要说,自从认识了目暮警部这个现搜查一课系长,和毛利小五郎这个前搜查一课刑警...

    林新一就已经对搜查一课的搜查能力不抱啥希望了。

    想让他们在毫无线索的情况下,从偌大的东京都找到一个人,的确太强人所难了。

    “林新一先生?”

    见到林新一想了很久都没说话,毛利兰试探着喊了一声。

    “嗯...”林新一回过神来,说道:

    “算了,先不管死亡时间的事,继续解剖吧。”

    “准备好拍照记录,我们要做的事还很多。”

    胸腹腔打开了,按照流程,接下来就是观察各脏器有无肿大、病变、破裂出血等异常情况。

    但这具尸体的内脏差不多都被高温烘得缩水变形,体液大量蒸发,很多东西都不是能看出来的了。

    林新一也没有办法,只能按照流程把能做的检查都做了,然后摘取器官做进一步检查。

    法医解剖并不需要取出所有的器官,但按照程序,大脑、心脏、肺脏、肝脏、脾脏、肾脏这些主要器官都是要拿出来,拍照、称重,检查有无病理变化。

    检查后还会留取器官的一部分固定后作为检材,抽取少量心血进行化验。

    胃肠一般不会取出来,但胃会被剪开检查内容物,对内容物进行收集、称重、留存。

    “看...死者的胃里没有发现炭末。”

    “这是死后焚尸的可靠证据之一。”

    “如果是生前烧死,死前张嘴呼吸火场空气,胃里是会出现炭末的。”

    林新一一边拿舀勺小心收集着死者胃里气味诡异的胃容物,一边还不忘给毛利兰上课。

    根岸先生死后被迫营业,顺带着给林新一的好学生当了一次大体老师:

    “等等我们做颈部解剖,应该还会发现他的气管里没有烟灰,并且没有生前呼吸的热灼伤。”

    “这些都是分辨生前烧死和死后焚尸的办法。”

    “嗯。”毛利兰认真点头,把林新一教的东西记下。

    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她已经渐渐地承受住了观摩解剖带来的巨大冲击。

    甚至,就连林新一从胸腹腔里取出的内脏,毛利兰都敢凑近了去观察。

    “这是死者的心脏。”

    “他的左心室有一处贯穿心室全层的刀刺伤,胸腔内还有大量没有被高温烤干的积血,这证明了我的推测——”

    “死者的确是被凶手从背后一刀刺中心脏,导致短时间内大量出血死亡。”

    林新一捧着刚刚从胸腔里掏出来的心脏,将它展示到毛利兰面前。

    毛利兰的脸色并没有太大变化。

    就像是2020年的地球人民,刺激的大新闻看多了,也就渐渐地习以为常了。

    就这样,她默默地帮助着林新一做各个脏器的拍照记录工作,同时也在解剖的过程中不断提问,学习各种新奇的知识。

    时间就在这样浓厚的学习氛围中不知不觉过去,这场司法解剖,似乎真成了教学解剖。

    林新一和毛利兰忙了很久,总算把胸腔、腹腔、颅腔的系统解剖全都按流程做完。

    而这全套解剖流程走完之后...

    他们在顺便完成解剖教学任务之后,便又不得不去面对那个最开始的问题:

    “死者的死亡时间到底该怎么判断啊?”

    “林新一先生,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吗?”

    毛利兰自己完全是一头雾水,只能再度询问林新一的想法。

    “这...”林新一也很纠结:

    解剖已经做到了最后一步,接下来就只需要缝合了。

    如果这时候还没想到判断死亡时间的办法,那这次解剖的最大目的,毫无疑问是没有成功达成。

    “让我再想想...”

    林新一屏气凝神,细细思考。

    这时候,作为刑警和医生的结合体,相比于单纯做解剖的医生,法医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

    既然单纯从解剖上得不到答案,那就得开启“刑警模式”从案情出发加以推理,反过来帮助确定解剖的调查方向。

    “嫌疑人阿部丰,是周三早上就坐飞机离开东京,这点已经能够得到确认。”

    “所以,假设根岸先生真的是被他所杀。”

    “那他的作案时间,就只有在周三早上之前的周二晚上,或者更早。”

    “而根岸先生的尸体,是在周四傍晚被发现在燃烧的篝火堆里。”

    “这意味着,死者的死亡时间,至少也有两天。”

    “那么...”

    林新一回忆着自己学过的知识:

    “以最近类似夏季的气温,死亡两天以上的尸体,都会出现哪些尸体征像?”

    “尸臭、腐败、尸绿?这些都已经烧得看不出来了。”

    “那么,有什么痕迹,是能在高温炙烤中,还有希望能保留下来的呢?”

    “唔...等等,如果是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肉层比较厚实,应该能保住物证不被烧掉!”

    就像运算许久的程序终于跑出结果,林新一骤然想到了什么。

    “毛利小姐。”

    林新一转过头去,对毛利兰说道:

    “我建议你去把防毒面具戴上。”

    “接下来的味道恐怕比较大,只戴口罩,你这种新手估计接受不了。”

    “哎?”毛利兰微微一愣:

    就现在这气味,她就已经觉得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难道还能有更恶心的气味吗?

    “林新一先生,你...这是要检查哪里啊?”

    “直肠,肛门。”

    丝毫没有注意毛利兰那略显异样的目光,林新一十分投入、且略带兴奋地说道:

    “对于一具死亡两天以上的尸体,那里可能有很关键的证据。”

    毛利兰:“......”

    她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撑到现在,心灵承受能力竟然还是没有过关。

    抱着一种又抵触、又好奇的矛盾心理,毛利兰按捺不住地问道:

    “那种地方...能找到什么?”

    “蛆。”

    林新一笑着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