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提刀向北 > 第9章 天池
    “师姐,天池在山顶吗?”

    “是的。”

    “多大一个池子?”

    “去了就知道。”

    两人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一步一步向山顶攀登。

    又走了一会,段春红抬头看了看阴云密布的天空,自言自语的说道:“好像要下雨了……”

    徐扬说道:“要不、明天一早再去吧?”

    “不行!九转还魂丹药性极强,若不及时医治,你熬不过今天晚上。”

    “哦,这样啊……去山顶没有登山车吗?”

    “山顶除了天池,就是仙霞宫禁地,平时很少有人上来,没必要安装登山车。”

    “禁地又是啥?”

    “这还不好理解吗?顾名思义,禁地当然是严禁进入的所在。”

    “是不是每一个门派都有自己的禁地?”

    “那倒不一定……”

    徐扬嘴上搭着话,眼睛一刻也没离开段春红曼妙的身姿,尤其是惹人遐思的山峦起伏之处,更是免不了要多看两眼。

    段春红对此浑然不觉,若不是一路上有些过分亲密接触,对这个比自己小四岁的师弟,她从来只当一个小孩子看待。

    唯一不同的是,从前的徐扬谦恭有礼文质彬彬,现在则是恰恰相反,给人的感觉似乎根本完全就是两个人。

    “师姐,师尊算是武林第一高手了吧?”为了尽快拉近关系,徐扬开始没话找话。

    段春红略一思索,说道:“师尊时常告诫我们,这世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却不可一味妄自尊大。”

    “那个赤焰真君很厉害吗?”

    “此人纵横西域三十载,从未遇到过敌手,独门绝技地煞掌更是令人闻风丧胆。”

    “西域……”

    这是徐扬穿越之后,听到的第一个熟悉地名:“那、他和师尊谁更厉害?”

    段春红微微一笑:“两年前,赤焰真君不知天高地厚,竟敢来仙霞宫登门挑战,结果被师尊在十招之内击败,从此再也没有在江湖中露过面。”

    徐扬挑起大拇指,赞道:“这么说起来,师尊才称得上是当世第一高手,其他人都只配给师尊提鞋。”

    “那是自然……不过,也不能因此就小觑了天下英雄,就譬如,号称天下第一剑客的张仲坚、白云观上清派的陶天师、饮马山庄庄主叶承岷,飞刀门的千手人魔,神风镖局总镖头李天风,很多很多,他们的武功路数自成一派,各有千秋,很难说谁比谁更强。”

    “那、少林派呢?”

    “少林派?是新崛起的武林门派吗?我没听说过。”

    “………”

    前方出现一个岔路口,一块巨石横在左侧,山石上用红漆写了两行大字:仙霞宫禁地,擅入者死!

    崎岖狭窄的山路本就异常难走,巨石像是一座小山,把山路挡的严严实实,如果没有外力帮助,普通人很难翻过巨石。

    段春红停下脚步,伸手指了一下巨石上的字,说道“师弟,七重天哪里都可以去,唯独禁地不可以,别说是外人,即便是本门弟子,哪怕是不小心进入禁地,同样难逃一死!”

    徐扬笑道:“我猜,里面肯定是师尊这些年攒下的金银财宝,怕被外人偷了去,所以才下了这样一道命令。”

    段春红正色说道:“师弟不要胡说,师尊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早已勘破红尘,怎么可能对身外之物如此看重呢?”

    徐扬想了想:“师姐,我有一个小小疑问……师尊既然对钱财不看重,修建这么大一座道观,钱是从哪里来的呢?”

    段春红说道:“师尊誉满天下,信徒众多,自然有人甘愿捐钱捐物。”

    “那可需要很大一笔钱啊?”

    “当初,听说师尊要建造仙霞宫,玉林郡陈大善人立即送来万两黄金,数日后,更是亲率家族数百名青壮男丁日夜施工,赶在道德天尊华诞日之前,仙霞宫终于落成竣工。”

    “陈大善人是什么人?”

    “陈大善人名叫陈景洪,乃是玉林郡首屈一指的积善之家,陈家世代信奉三清祖师爷,对师尊建造仙霞宫鼎力支持……”

    两人边走边聊,很快就到了山顶。

    在山顶苍松翠柏之间,修建了一座小凉亭,一张石桌,四周摆放着四个石凳。

    段春红伸手一指:“师弟,那就是天池。”

    居高临下看得很远,大约在百米开外,一汪水呈现在徐扬眼前,水边还建造了一栋石屋。

    之所以用“一汪水”来形容,是因为所谓的天池实在是太小了,目测之下,面积大概有五十平方米左右。

    在徐扬的认知里,天池应该是火山口形成的天然湖泊,哪曾想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这也就相当于普通游泳馆的池子。

    “这、就是天池?”

    “对呀。”

    “………”

    “石屋内有水有食物,还有干净的换洗衣物,事不宜迟,快去吧。”

    “师姐,你不去啊……我的意思是说,你去哪儿?”

    段春红脸色微微一红,说道:“我哪也不去,在这里为你护法。”

    本以为一个和师姐独处的机会,现在这么一看,完全没有可能,徐扬只好出了凉亭,怏怏不乐的朝天池方向走去。

    来到天池边上,徐扬算是彻底明白了,所谓的天池根本就是一个蓄水池,池水倒是清澈见底,应该是日积月累下来的雨水。

    迈步走进石屋,屋内布置的十分简单粗犷,没有任何装饰装修,唯一亮点是一张触手光滑的白玉床。

    一瓮清水和一些干粮放在石桌上,石屋没有门窗四面通风,这些食物本身都经过处理,起码能够保持十几天不腐烂。

    一套浅棕色的葛布麻衣挂在墙上,不知道用了什么高级香料,很远就能闻到淡淡的花香味道。

    徐扬也没换衣服,脱了外套长衫内衣内裤,赤果着从石屋出来,先在池边做了几个不得要领的扩胸运动,然后大叫了一声跳进水中。

    凉亭上的段春红听到叫声,立刻站起身举目向天池眺望,刚好看见一个毫无个性的屁股,而屁股的主人显然发生任何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