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沈超秦舒瑶 > 第二百四十章:赌
    与金蝎同时不见的还有庆生。

    这时候沈超和李翰池才知道他们上了庆生的当。

    沈超怎么可能咽下去这口气,于是他和李翰池决定一定要找到庆生,拿回自己的金蝎。

    但是这个地方他们人生地不熟,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李翰池想起来庆生是以卖药为生的,那就提议他们一起去药房或者医院找一找,说不定会有什么希望。

    他们在这个地方找了两天,大概跑遍了所有的药店和医院但是都没有发现庆生的影子。

    就在他们想放弃,等着晚上再同重新去抓金蝎的时候,没想到在一个药店的门口看见了庆生。

    这时庆生正在跟一个年迈的老太太推荐药物。

    这时候庆生突然看见了李翰池和沈超,于是撒腿就跑。

    但是这小子哪里跑得过沈超?

    没有,一会儿就被沈超逮住了。

    于是庆生抱着头蹲在地上跟沈超求饶:“沈老板,求求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我也是没有办法呀。”

    李翰池这时候赶了上来,一脚踹到了庆生的屁股上,生气的骂道:“你还有理了?

    偷别人的东西还能有什么苦衷?”

    庆生听完这些话说,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拿眼角的余光看了一沈超一眼。

    于是沈超和李翰池又把庆生带到了他们住的酒店。

    在酒店里庆生跟沈超他们交代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他之前在一个赌庄欠了很多的赌债。

    如果他不按期把这些债还上的话,随时就会有生命危险,而且他家里还有父亲母亲都会受到牵连。

    之前他卖给别人的确实是假药,就是想多挣点钱,提前把债还上。

    可是没想到自己卖假药的事情被很多人发现了,知道这个办法应该是行不通了。

    就在他毫无头绪的时候,碰见了沈超他们想抓金蝎的这个事。

    同时也给他提了个醒。

    因为金蝎价值连城,而且他也确实是抓蝎子的一把好手。

    只不过这金蝎真的是很难遇到,所以抓住了金蝎之后,他就想办法把这个金蝎偷出去,直接把他抵给了赌庄的老板。

    这时候沈超和李翰池也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于是沈超让庆生带自己去找那位赌庄的老板。

    刚开始庆生可并不愿意,因为他十分害怕那位老板。

    在沈超和李翰池的威逼下,才同意带他们去赌庄看一看。

    等着沈超和李翰池到达赌庄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组装跟他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居民楼。

    可是他们进了居民楼之后才发现表面现象,往往掩盖了人们的双眼。

    这个居民楼总共是5层,第4层和第5层全都是赌博的。

    到处乌烟瘴气,脏兮兮的样子,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之后一个光着膀子特别胖的男人,看见了庆生,不是嘴里叼着烟,笑嘻嘻的对庆生说:“我当是谁呢?

    这不是阿生吗?

    你输的裤子都没了还敢回来?”

    大家听见这个胖男人的话,一同哈哈的笑了起来。

    庆生这时候低着头,连头都不敢抬。

    这时候沈超对着那个胖男人说道:“你们老板在哪里?

    我要找你们老板。”

    这个胖男人并没有直接回答沈超的话,而是用手使劲的推着庆生的脑袋说:“他们是谁呀?

    你不会带条子来搞我们吧。”

    庆生连忙摇摇头,对着那胖男人说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就算借我10个胆子我也不敢呀,他们真的是找大哥有事情。”

    这时候从屋里走出来一个穿黑衣服的男人,脖子上带着金链子,胳膊上纹着大纹身。

    沈超一看就知道他是地地道道的社会人。

    但是这时候他手里拿着一个东西,让沈超特别的诧异,他手里拿着的竟然是沈超想找的焚天砂做的一个手玩。

    所有人见了他之后都站起来喊他大哥。

    他就像没听见一样,直接来到了沈超的面前,对着沈超说道:“就你小子想找我?”

    于是沈超也没有很多的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对他说道:“庆生欠你多少钱我来还,但是他给你的金蝎请还给我。”

    没想到这个大哥直接一手掐着庆生的脖子说:“你小子啊找着有钱的靠山?

    给我的东西就像这么容易拿回去,你以为我这儿是什么地方?”

    庆生一下子像喘不上气了一样,连忙用手拍打着大哥的胳膊,但是那大哥像是一点没有想松开的意思。

    就在这时候,李翰池着急的喊:“你想干什么?

    先把他放开再说。”

    沈超这时候哈哈的笑了起来说道:“我也是懂道上的规矩的,既然这样,那你说吧,怎么样才能把金蝎还给我?”

    大哥一下子就松开庆生的脖子,哈哈的笑着对沈超说:“还是你小子懂规矩,我也是道上混的人绝对不会不讲道理,我这个人就是有个爱好,就是喜欢赌钱,这样吧,你跟我读几把如果你能赢了我的话,我就把金蝎还你,如果你要输了的话,那庆生的命就得归我了。”

    庆生听大哥这么说,一下子抱住了沈超的腿,边哭边对沈超说道:“不要啊,我们回去吧,没有人能赢得了大哥。”

    这时候沈超也哈哈的笑着对他说道:“你这个局太小了,这样吧,要读我们就读大一点的,如果我赢了,你就把金蝎还有你手上那个东西给我,如果我输了,连我的命也赔给你。”

    那大哥听完了沈超的话,先是一愣,然后接着便哈哈的大笑起来说道:“好好,好久没遇上,像你这么爽快的人了,我今天就破例答应你,陪你玩几把。”

    于是他们几个人就一起来到赌桌旁。

    这时候李翰池小声的对沈超说道:“师父,你赌过钱吗?”

    沈超想起来之前打麻将的事情,但那些时候与现在这种情况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所以便摇了摇头。

    这沈超的反应差点让小米吓掉了裤子。

    从来没有赌过钱的人,竟然把命赌了出去,这不是找死吗?

    刚开始的几把都是大哥在赢。

    因为沈超刚开始连规则都不知道。

    可是没过多一会儿,沈超又一连赢了那个大哥两把。

    就在两人打平了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