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左道倾天左小念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抓!【第一更!】
    ……

    潜龙高武叶长青等人终于见到了久违的左小多,哪里还会惯着左小多的脾气,押着这小子就开始往外撤。

    这一路出去,自然也是战斗不断。

    但之前实在是太多太多的高手都已经被处理掉了,剩下来的这些,绝大多数都是赏金猎人,少有聚集在一起的多人团伙,自然好对付的多。

    又三天后,潜龙高武所有人,并着左小多全员撤出星芒群山。

    四天后,回归丰海城。

    在日尊者的坚持之下,五个人一直隐身保护,看着这批人进入丰海城,进入潜龙高武,这才终于松下了一口气。

    “可以了,你们俩回去交令。我们继续留在这里,将星芒群山,列为军管区域。从此后,成为禁地!”

    “好。”

    五人就此分道。

    看着天地二人离开,月尊者终于忍不住:“大哥,你这前后的态度变了不少啊……怎么回事?”

    日尊者嘿嘿一笑,笑得满脸褶子,菊花一般盛开:“你猜?”

    “这我上哪猜去?还是你告诉我们吧。”

    “猜不到?”

    “猜不到。”

    “嘿嘿,不告诉你!”

    “我草……!”

    ……

    上京!

    上京城这边,已经纷乱了整整三天。

    首先是整个上京城的网络,尽数崩溃!

    除了军方单独专线之外,其他的所有现代设施,只要跟网络相关的,统统都不能用了。

    手机电脑,就只能打单机游戏,连基本通话都保持不了……

    无数人在咒骂,无数的企业在跳脚,无数的老板在破产边缘徘徊……

    但是,在看罢上空中不断聚集的、越来越庞大的气势,令到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件事,恐怕也许或者大概……要出大事了!

    看这态势,只怕是要打大仗的样子!

    整整一支千人的化云高手队伍,在空中聚集,列成方阵。

    四面八方,还有无数的高手接到消息赶过来,随着时间持续,人数越来越多。

    南部长魁梧的身子在财政部楼顶,手中拿着一只手机,荧光屏上光芒闪烁。

    凡是看到的人都是一阵无语。

    举国无网络,但是您却在拿着手机聊天,这真的好么……

    如此显摆,如此嘚瑟,而且还是在这么高的高空之上得瑟……

    还是部长会玩啊!

    在全国人民面前这般的显摆。

    嗯,你们都没网吧?

    哈哈哈,哥有!

    几个老**翻着白眼,摸了摸口袋里装的,除了贪吃蛇和纸牌等游戏之外啥也不能玩,只能当做砖头的手机,一脸无语。

    你还能更嘚瑟一点。

    南部长身后,另有排列整齐的十个传令兵,静静地站着,等候命令。

    南部长看着手机上一条一条传来的消息,脸色凝重空前。

    “第一个目标!”

    南部长沉声下令:“上京,高家!全家老少,尽数抓捕!时限,五分钟!”

    身后,一个传令兵呼的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南部长看着另一条消息:“吴家,同上!”

    忍不住叹了口气。

    “第三家,卫家!”

    “吕家!”

    南部长心头泛起难言的悲凉感觉。

    这四家,哪一家不是曾经英雄辈出,又有哪一家不是功勋家族?

    无数的祖辈,抛头颅洒热血,埋骨沙场,壮烈杀敌;才换来今时今日的显赫地位,累世家族。

    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糜烂至此?

    若是当年的那些并肩作战的老兄弟还活着,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如果他们泉下有灵,或者会被这些个不肖子孙气得再死一次了吧?

    “尽量抓活口!此外,将四家之前曾经发出去的所有信号,网络波段,全都给我从数据库里扒出来,这些都是重要线索!”

    传令官一个个的离去,但是南部长身后的传令官,却不见减少,前一个刚走,立即就有人补位。

    一个个人名,一个个家族名字从南部长口中说出,旁边一位身穿明黄色袍服的青年,拿出玉玺大印,在一张张的空白抓捕令上逐次用印。

    负责抓捕的人只需要在空白抓捕令上填家族名字就可以。

    抓捕功勋家族,必须有皇族印鉴才行!

    这位青年看起来只有二十八九岁,但两鬓却已经遍布斑白,唯有其眼中神色沉静。

    这位,正是当今炎武帝国皇储,太子殿下!

    他本可以派人过来,不必亲身前来,但此刻,却是自己执着的站到了这里,亲自用印!

    抓捕乱党!

    潜龙升天计划。

    太子眼中,有雾气升腾。

    当年的血债,就看到底是由谁来还给我!

    我的秀儿!

    查出主谋,不管是谁,我都要……让你举族长生不老,生死两难!

    “上京城,从即日起,列为特级禁严!”

    实际上,打从四天前,上京城就已经是许进不许出。

    而今天,却是再次升级。

    这已经属于顶级禁严,现在的禁严等级,没有武部军部和皇族的联合签押之外,就算是皇后,就算太子,都不得出上京!

    同时间,整个炎武帝国各地大城市,统统实行军管。

    军部直属网线,顺畅的传递消息,传令抓捕;所有在名单上的尽皆抓捕,令行禁止,无有例外。

    “我要的只是结果,只是确保抓到人。从谁的手里逃走,那就由谁的一家填上,以同罪论处!”

    南部长的命令,冷酷,甚至冷血。

    “我不管军队之中有没有内奸。但这些名单上的人,逮捕到后,其家眷或者不至于死罪。但是军人中有谁徇私放跑了他们,这个军人本身,乃至他们全家,罪加一等,全部要死!”

    “内奸只要舍得牺牲,尽管往外钻!”

    在这样决绝的命令下,根本再不可能存在所谓徇私的可能性!——谁愿意用自己全家的命,去换别人的命?

    更何况,立场本就是不同!

    “所有跳出来的奸细,哪怕其家眷不在星魂大陆,此后亦将列入九重天阁的必杀名单之中!上到垂死老弱,下到初生孩儿,所有名字尽在其中,没有例外!”

    “但有一人在,杀令不消,唯有死绝后方可勾掉任务!”

    一条条越来越严苛的命令,如同一道道九天雷电,落在各地军区的手中!

    在接到命令之后,几乎所有人都疯了!

    到处都充满了:“如不完成任务,提头来见!”的这种命令。

    ……

    上京高家。

    置身在密室之中的高家家主面如死灰。

    两天前,随着两声轰然,建立家族之时,就早早预留下、直通上京城外的秘密逃生地道被炸塌了。

    从那一刻开始,高家上下人等只许进不许出,悉数被管控了起来。

    只是在等待证据,等待抓捕而已。

    如果最后证明,高家无辜,那么也不过就是一句道歉,或是再加一点赔偿。

    但如果证实,证据确凿了……

    高家主心里如同明镜一般,这一次,高家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核桃……核桃……”

    高家主看着手中圆溜溜的一个核桃,脸上似哭似笑:“白大师,我终于明白了您的意思……您是说,我高家……就是这一个核桃,看起来坚硬,但是在铁锤之下,不堪一击。”

    “或许,还是指点我早早放弃,以和为贵,才能逃出这一劫吧……”

    “哈哈哈……”

    “您算的对,是我……理解错误啊……”

    高家主手中一用力,手中核桃登时粉碎,化为齑粉。

    “我高家……亦曾是累世将门啊!”

    高家主哽咽不能言语;“不过是要求几个高位,让家族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护佑祖上荣光不坠啊,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

    这是,再闻轰的一声巨响,上空超过百人队伍缓缓降落。

    高家祖宅大门轰的一声被打碎,全副武装的军人自四面八方冲了进来,将整个高家围堵得水泄不通。

    “奉上命办事,所有人不得抵抗!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这样的严厉声音,在整个高家祖宅内中,各处接连响起,恍如回音阵阵。

    同一时间,全国各地,举凡高家派系相关官员,全数被控制了起来。

    ……

    卫家。

    各部人马冲进去的时候,整个家族空荡荡的,一直搜到了家族祠堂。

    才发现卫家上下人等,整齐的聚集在祠堂里跪着。

    一个也不少。

    祠堂上,一个金甲将领雕像,手提长刀,身披金甲,岿然不动,屹立在基座上,目视前方;一身壮烈之气,扑面而来。

    卫家老祖,卫中原!

    当初日月关大战,率领本部三十六名亲兵,也是他结义的三十六兄弟,为大军断后,死战大巫风帝;最终不敌,眼看风帝大巫即将率领大军长驱直入,三十七人精血和融,化作一体自爆于阵前。

    是役,大地断裂,群山崩塌。

    卫中原自爆之前只说了一句:“风帝!欲杀我袍泽,待我身爆之烟尘化去可好?!”

    这一句,是请求!

    风帝大巫为之慨然,说道:“卫中原,一时豪杰,一代英雄,须得让英魂瞑目!”

    当下,巫盟大军驻足一日,等待烟尘散去,让英雄完成最后心愿——让他的兄弟们安全回归!

    正是这一日,令到大军败而未溃,得以返回。

    当时还是东军大帅的游东天亲笔书写:丹心碧血,卫护中原!

    卫中原身侧的三十六人的影子雕像,正是当初与他同死的三十六壮士。

    两侧,是卫中原亲笔书写的卫家祖训。

    “一颗丹心唯报国;满腔碧血卫星魂!”

    老祖身边,是一个个一身戎装的雕像,两侧排开,密密麻麻。足足一百九十多个!

    这些,尽都是卫家在数千年岁月中,牺牲在日月关的祖辈!

    一个个横眉怒目,似乎在斥责这些不肖子孙!

    卫家家主跪在最前面,两眼无神。

    现在,他们唯一的指望,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祖宗的功勋,最后余荫庇护。

    希望祖宗的功勋,能够让皇族,还有执法的南部长网开一面。

    无数军人带着凛冽风声,天上地下四面八方蜂拥而至。

    但是众人来到这里之后,却尽都不由自主的将脚步放轻,进而停下脚步。

    肃立,立正。

    看着面前这气度森严的祠堂,不再有后续动作。

    意图缉捕卫家的军人们,看着这卫家祠堂,看着这一位位前辈英烈的雕像。

    一个个的心里,尽都涌动着难以言语的莫名滋味。